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28章 替姐夫教训不长眼的东西

第428章 替姐夫教训不长眼的东西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啐!”

    男人动作粗鲁的吐掉口水,手指蹭刮两下鼻梁,抬起下颌努努陆亦琛,“小子,知道我是谁吗?找人喝酒瞪大眼睛,别特么找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说话,四面围坐的狐朋狗友,全盯着横插进来的少年,有人咋呼,有人叫嚷,有人爆粗口。

    “喂,你小子找事儿啊!”

    “哪儿里的?喝什么酒?回家喝奶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二哥说话别这么大声,吓到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毛都没长齐就出来浪,要不要哥哥替你爹娘教育教育你?”

    首座男人放任同伴的言行,自己单腿撑桌子,红绿交错的纹身从他肩膀一直刻到手背,盘踞着老虎、龙头、英文字母,花花绿绿的,他手里拎着酒瓶,咕嘟喝了小半瓶。

    那眼神分明是警告陆亦琛,哪儿来的滚哪儿去,不然大爷我不敢保证让你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陆亦琛闲然若在自家客厅,他把啤酒往男人那边推推,自己仍旧端起没喝完的鸡尾酒,余光从杯子边沿放射,睨到男人的嘴脸,嘴角轻盈的扯高,“不欢迎?”他薄唇轻蔑,手指慢悠悠的把玩玻璃酒杯,“还是不敢?”

    “哬!小子,十里八村打听打听,你爷爷是谁!”男人早就窝火,陆亦琛的加入,无疑是触动扳机的最后一个手指,这会儿子弹横飞,直冲他横扫。

    陆亦琛捣了捣太阳穴,拧巴表情笑了笑,“我爷爷死了二十多年,你是炸死还是投胎?”

    男人的酒瓶“嗖地”隔空砸向陆亦琛,“你特么骂老子!”

    陆亦琛脑袋稍微偏斜几公分,酒瓶擦过他的耳朵,然后重重的砸到墙上,粉碎。

    “骂你?”

    陆亦琛又喝了一口酒,目测男人的长相气质,不是地痞就是流氓,要么就是仗势欺人的混混,而他所说的姐夫,九成九是胡运达,那家伙最近因为项目失误被赶出了天虹影视部,从总经理摇身一变,成了人人喊打的冤大头。

    啧啧啧!

    陆亦琛听老姐提过胡运达这个人,怎么说呢,长的矮丑挫,差点占了老姐的便宜,当时程墨安也在场,据说一场乌龙就是因胡运达而起。

    以姐夫的脾气,胡运达栽跟头估计是他故意设计好的。

    胡运达有今天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陆亦琛思量片刻,慢条斯理喝完最后一口酒水,斜眼道,“骂你不过瘾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将空酒杯向上抛,电光火石间,一条笔直大长腿横空一扫,白色运动鞋正好踢中酒杯,只见透明杯子打了个旋,长了眼睛似的砸到了男人的胸口!

    随着“啪嗒”的破碎声,酒杯碎成了几十片。

    男人显然楞了,他脸色瞬时煞白,酒杯要是再往上一点,毁的就不是他的衣服,而是他的脸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特么敢打我!”

    陆亦琛拎起啤酒,照着桌子棱那么一磕,瓶盖嗖一下飞出去,啤酒沫儿沿着口儿簌簌滑下来,他晃了晃酒瓶,喝了一小口,“本少爷很少打人,但本少爷喜欢教训野狗!”

    男人心有余悸的一跃而起,陆亦琛的话更激怒了他,男人气呼呼的咧嘴啐唾沫,“特么的!老子今天弄不死你!”

    说完,男人摆摆手招呼左右兄弟,“给我上!打死算我的!”

    陆亦琛手肘弯曲,擦拭掉嘴角的啤酒沫儿,“德国黑啤,白送你太可惜,本少爷不给狗喝酒。”

    男人恼羞成怒,“愣着干什么!给我打!”

    陆亦琛身形敏捷的跃上沙发,然后灵活的翻身跳下去,眨眼的功夫,人已经到了酒吧门口,他好歹是个要做大事的人,在酒吧打架太影响形象,但出了门不一样,他可以随意发挥。

    男人以为也害怕了要跑,狰狞着脸怒吼,“追!”

    陆亦琛单膝微曲,脚后跟抵墙,以不屑的姿势等待从巷口跑来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“速度真慢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仰头喝掉最后一点啤酒,总算没浪费好东西。

    围堵在巷口的几个男人个个腰肥腿圆,近看脸上汗液淋淋,刚才一阵奔跑没少消耗体能,看到陆亦琛,几个人哈达哈达的喘粗气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“有种别特么的跑!”

    “滚过来!别让我逮到你!”

    陆亦琛倒置空瓶子,一滴不剩,“本少爷等你们很久了,这种速度还想打架,打酱油都费劲。”

    胡运达的妹夫哼哧哼哧追上来, 看到陆亦琛破口大骂,“特娘的!老子今天打不死你!”

    他放完狠话,一帮人七手八脚全拥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小巷子光线不足,墙壁上折射出错乱复杂的人影,有人抡起木棍想偷袭,有人趁机搞迂回战术,还有人躲闪不及时,被踹中要害,发出嗷嗷的尖叫。

    陆亦琛手腕飞旋,酒瓶“嘭”砸到一人的后背,那人发出闷哼,然后扑通跪地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找死!”

    陆亦琛拍拍手,抹掉不知道谁蹭他手上的血,他回头看了眼朝自己 奔跑来的身影,在对方即将击中他后背时,一个转身,长腿像开足马力的跑车,借弹力弹起二十多公分,来者跑的太快,压根来不及躲避,只看到一道高高跃起的身影,接着便眼前昏黑,胸口被狠狠踹一脚之后,以狗刨的姿势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挑事的男人看地上横七竖八的败兵,阴影中的脸铁青,强打精神抖着声音道,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陆亦琛抽了张纸巾,反复擦拭手上的脏东西,边擦边逼近男人,“你说要打架,我在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心下惊慌,左右环顾后发现立在墙根的木棍,捞起一个握紧,“你别过来!我……我练过!”

    陆亦琛“嗤地”笑了,风从巷口吹进来,路灯有些晃动,更显得满地哀鸣恐怖可怜,他挑挑眉头,觉得这样打架实在不够带劲儿,“练过更好,来,陪本少爷过过招。”

    男人见识过陆亦琛的身后,他哪儿是他的对手,只好往后退寻找逃跑的机会,“你…别过来,我喊人了!”

    陆亦琛冷哂,他特意把人引进巷子,就是不想打扰人家睡觉,他喊人?喊鬼吧!

    “喊,大声喊,扯开喉咙,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须臾,陆亦琛的高瘦身材已经距离男人不足十公分,只听到“刷”一下,仿佛风被他的手臂带动,一起扼住了男人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啊!”

    陆亦琛虎口用力一缩!

    男人下颚骨被他巧妙勒住,只能发出痛苦的闷哼,别说喊人,连完整的双音节字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胆子不小,连程墨安都敢骂。”

    男人瞪圆惊恐的双眸,因呼吸不畅而脸色涨红,双手使劲儿拍打陆亦琛的手,试图从他的钳制中挣脱,可他不管怎么用力,那双手就像钳子一样牢固。

    陆亦琛俯视他狼狈丑陋的五官,咂舌,“胡运达是你姐夫?”

    男人呜呜呜呜艰难的喘一口气,“嗯……嗯!”

    “很好,我早就想亲手教训教训你姐夫,要不,你带我去?”

    陆亦琛笑的人畜无害,可男人看的心惊胆战!

    这家伙是什么人?他和姐夫有什么深仇大恨?特么,下手真狠!

    男人呜呜哎哼,好半天没能回答,脸越来越红,仅有的灯光下,足以看到他眼睛里蓄满的红血丝。

    陆亦琛突然松手,男人像一个破旧的麻袋,仰躺在地上,他抱着脖子喘了几口粗气,然后瑟瑟发抖的往墙根躲避,“你……你是程墨安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陆亦琛一脚上去,男人的胸口受力,后背哐当撞墙,“呕!”

    “再让我听到你这张臭嘴说出程墨安三个字,我先撬掉你的门牙,再割了你的舌头,哦,忘了提醒你,回头转告你姐夫,别招惹我姐夫。”

    男人面如死灰,他用一种近乎疯狂的眼神死死盯着陆亦琛年轻俊美的脸,好像看的是修罗场的黑白无常,“你说什么?程……程总是你姐夫?你……你是谁?”

    他怎么不知道程墨安有老婆?

    陆亦琛脚底稍稍用力,那么一碾,男人发出杀猪的尖叫哀嚎,他嫌弃的揉揉耳朵,“我当然是他妹夫。”

    男人痛的呲牙咧嘴,神志彻底清醒了!

    妹夫?这小子真是程墨安的妹夫?难道程墨安秘密结了婚?完了,他当着人家妹夫的面出言不逊,会不会死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错了,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,求你放了我,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了你也行,叫声爷爷。”陆亦琛嘴角偏右高高上扬,星光下的美少年像个绝情又狡猾的剑客。

    男人嘴巴抽了抽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本少爷没你这么丑这么蠢的孙子——滚!”

    听完陆亦琛的话,男人和一帮朋友屁滚尿流的逃离现场,逃命的速度比百米冲刺还快。

    陆亦琛稍微整理好衣服,发现上衣脏了,他蹙蹙眉头,刚买的新衣服啊,得让姐夫赔!

    处理完碍眼的杂碎,陆亦琛没事人似的,双手插运动裤口袋,悠悠哉哉走出巷子。

    途径酒吧门口,他已经没有了继续喝酒的兴致,但他看到了感兴趣的人。

    是他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