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26章 捏腿捶背好好伺候本少爷

第426章 捏腿捶背好好伺候本少爷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林立松跟不少顶级的命理大师交情甚笃,大家都一致认为沈云霄是他的贵人,怎么到了玄德这里,竟然恰恰相反呢?

    他心里有疑问,可不好意思直接顶嘴,得罪高人会损财运的,“呵呵,不是说金命和水命相辅相成互相兴旺的吗?怎么会污染我?”

    陆亦琛不耐烦的给他个冷眼,你敢质疑我的专业?算了,你自己玩儿,老子不陪你了。

    林立松何等会察言观色,忙赔笑,“我没有怀疑大师的意思,希望大师不要介意,还请大师继续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顺顺胡子,余光审视他的办公室,“命格分为先天和后天,此人先天命格虽然对你有利,但是后天……”

    算命打的是心理战术,贵在点到即可,引导当事人顺着他的主观意思进行深入的联想。

    林立松满腹问号,一张脸早已皱的不成样子,“命格还有先天后天之分,我倒是没问过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斜睨他,“你要是什么都知道,算命先生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倒是不假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心道,林立松好歹是名声鹊起的大企业家,怎么在算命先生面前跟个傻子一样?

    “心性过度阴暗,将导致人的命格发生变化,金变为无情之金,也称作无情命格,你的准女婿,是否通过不正当手段伤害了什么人?尤其是女人。女人阴气重,最容易克金。”

    林立松脑子飞速旋转,女人?

    倒是听可盈说过,沈云霄在跟她在一起之前有个女朋友,后来两人分手,沈云霄正式成为她的男友,为此,沈云霄还发过誓,绝对不会回头找那女人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这是其中一个?

    陆亦琛看他琢磨的差不多了,继续道,“再者,在商业竞争中,利用擦边球的政策和协议漏洞,谋取巨额利益。”

    这个更是枚不胜举了,无商不奸,谁做生意不钻法律空子?打压对手时更是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林立松为了充分利用沈云霄,好多自己不方便出手的事都是沈云霄代劳,大的小的加起来,三年来也有几十个了。

    陆亦琛看他对号入座,胜券在握道,“他或许对你有所隐瞒,你可以去查查他的家底,此人是刑克之命,隶属白虎,乃凶星,他的嫡亲家人中若有哭虚星,则两者煞忌交并,至亲之中,必有人在他出生不久后死去。”

    林立松只知道他五六岁没有了母亲,后来父亲意外去世,他是个好强的孩子,独立有担当,可并不知道谁克死了谁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我倒是可以查查。”林立松疑云更重,他该不会和沈云霄的命盘也相克吧?

    如果沈云霄以后叫他爸爸,他岂不是也要被连累?

    陆亦琛继而加大了力道,“他命格大变,导致金过旺,金多则水浊,他的金命不但不生你,反而害你,半年之后会开始影响你,一旦他们正式成婚,你的运气将发生变数,比如……”

    陆亦琛说着说着,神色蓦然惊异,“林先生多久没祭拜先祖了?”

    林立松诧异,“我经常祭拜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说的是你父母的父母,他们的祖坟你多久没祭拜了?”

    林立松有些尴尬,“我祖父母在西北老家,我很多年没回去过,大概有十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哦了哦,“你找人去看看吧,不出我的预料,你家祖坟的名堂处已经塌陷。”

    林立松惊乍起,“怎么可能?祖父母的坟墓全是水泥修葺,不会塌陷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长指捋须,闭目不语,爱信不信,不信拉倒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林立松被他说的心慌慌,“大师有没有什么提示啊?”

    陆亦琛懒洋洋的半睁眼,“如果他和你女儿结婚,不出几个月,你必然会有血光之灾,甚至败尽家业,未来三个月是关键,林先生最好不要游泳,远离尖锐物品、金属物品,如此,或许能稍微避开劫难。”

    林立松这会儿已经彻底笑不出来,他高高悬着心脏,若一条被抛在岸上的鱼,没有水源必死无疑,“大师,有没有办法破解?”

    如果是真正的大师,一般会给出破解的建议,无非是要价高,条件苛刻,他付得起!

    但陆亦琛却轻描淡写的摇头道,“林先生命中这一劫不好破解,何况你还不够信任我,等你查证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怎么找你呢?”

    “仙法道缘,如果苍天帮你,咱们还会再见,如果再不相见,那么林先生只能好自为之,所谓顺天意者昌,逆天意者亡。我言尽于此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立松恭恭敬敬送走了大师,在办公室踱来踱去,他浑身不舒服,怎么想怎么刺挠,半年前至今,辉煌推出的项目遇到重重障碍,沈云霄更是频频出错,难道真是命格变了?

    实在难以心安。

    林立松拨通了一个助手的电话,“你去查查沈云霄的父母家人,尤其注意二十年前死亡的。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林立松又拨通了西北分公司一个信赖老友的电话,“呵呵,老伙计,好久不联系了啊!”

    对方显然很惊讶,“董事长,突然给我打电话,是有什么急事吗?”

    林立松手掌握拳头,冷然的脸上难以遏制紧张,“最近忙,好久没祭拜先祖了,想拜托你替我看一眼,你今天下午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老友是他少年时代的玩伴,两人是老乡,后来老友回到老家发展,他知道林家祖坟的地址。

    “今天?”

    会不会太急了?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今天,另外有件事麻烦你,看看坟墓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缮的。”

    看一眼祖坟不是大事,对方私心里想请他帮忙,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林立松交代完两件事,依然如坐针毡,大师的话像魔咒,血光之灾,散尽家财……

    他旋开钢笔,看到细细尖尖的笔尖,心里咯噔跳,远离尖锐物品,尖锐物品?

    他啪嗒合上钢笔,改用了中性签字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厦外的停车场。

    叶知秋等的心焦,生怕大师忽悠不住林立松,然后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接听电话的时候,刚好抬头看到了从大厦正门出来的沈云霄。

    他高大的身躯玉立在几个高管之间,年轻有张力,低头跟一个中年说话的样子,像极了指点江山的领导,微微一笑,有着强大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看起来亲和温润,实际上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叶知秋看失了神,忘了回应听筒里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卢卡斯喊了三声没人答应,有些担忧的加大了音量,“叶总!?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?”叶知秋敛起心神,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因为沈云霄跑神了,特么的,没出息!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外面,办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沈云霄跟几个人相继握手,自己转身回到大厅,随着玻璃门关闭,身影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卢卡斯笑嘻嘻道,“我买了电影票,咱们晚上看电影吧,刚上映的法国爱情大片,评分9.2,剧情好,节奏快,你一定喜欢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看了下手表,“晚上再说,有点事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喂喂喂好几声,电话里只有干脆的忙音,好吧,约女朋友看电影好困难,他是不是哪里操作不当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师!大师!你终于回来了,怎么样,顺利吗?”

    叶知秋在车里等了他将近一个小时,看大师摇摇摆摆的出来,拉开车门迎接他。

    天气热,陆亦琛穿的衣服多,热的汗水涔涔,他抹了把汗,老江湖般笑道,“我出马,会有办不成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大师你是神人!佩服佩服!大师饿不饿,我请你吃饭!”

    叶知秋旋开矿泉水请他喝,狗腿的献媚。

    陆亦琛高高在上的翘起一条腿,依靠座椅,“哎哟,我的老腿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你腿疼?我帮你捏捏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还没帮谁捏过腿,手法不怎么得当,小心翼翼的揉了一会儿,“大师,舒服点了吗?”

    陆亦琛江湖老骗子的德行,捋一把胡须,用力没控制好,左边胡子被他扯掉一半,额……

    他忙糊好胡子,多按了几下,“嗯……还行吧,肩膀也酸,姑娘也帮我捏捏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手摸到大师的脖子,叶知秋却不像刚才那么满心的崇拜之意了,她呆呆的盯着大师的脸,“你这里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亦琛正沉浸在被人伺候的舒泰中,眯眼道,“什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知秋凑近他的脸,看到一层皱起来的皮,她轻轻的扯了扯,那皮竟然掉了一块,她再扯,屁又掉一块,汗液濡湿了面皮的胶,假面剥落,不大会儿就软了。

    陆亦琛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!

    “等下等下!”

    他一急,声音突然变了,刚才沙哑的老态一扫而光,取而代之的是年轻人清朗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坐下!”

    叶知秋怒吼,单手钳制他的咽喉,然后嗖嗖嗖撕掉了他的假面,随着面皮尽数剥离,露出了陆亦琛那张俊美的脸庞。

    叶知秋先是怔了怔,然后反手锁住了他的肩胛骨,“陆亦琛!是你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