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12章 厉害啊,我的傲娇大老爷

第412章 厉害啊,我的傲娇大老爷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连着下了三局,老杜都是输。

    论下棋,他哪里是欧阳敬亭的对手,他输的欲哭无泪,抱着拳头求饶,“老爷,您就放了我吧,我三个月薪水没了,下酒菜都买不起哦,要不……您和小琛少爷下一盘?小琛少年小时候,经常坐在您怀里陪你下棋,技术不会差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下了三盘,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钟头,陆亦琛站的笔直,军姿都没他规范,外公不发话,不松口,他不敢主动招惹,静静的等待机会。

    老杜下棋不专心,帮他说好话说的口干舌燥,能说的,该说的,他说了个遍,把他从脚趾头到头发丝全夸过了,但外公依然当他是空气,甭说看一眼,他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有他存在。

    眼下终于抓到了套近乎的机会,陆亦琛忙不迭的递上一条腿,准备接老杜的班儿,顺便打开和外公之间的桎梏。

    可他脚步才抬起,欧阳敬亭哗啦丢下了棋子,表情冷肃的从春天跳到了腊月,冷的万木凋零不见绿色,“不下了,没意思,老杜,陪我去院子里走走。”

    老杜内心痛苦啊,他一心想当和事老,早点化解两人的矛盾,可老爷不配合不给面子,他急,又急不出结果。

    “是,老爷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很有觉悟的继续当空气,外公出门,他跟着,外公逛花园,他陪着,外公欣赏花草,他看着。

    两人的距离不足三米,可好像中间有一层结界,他法力浅薄,跨不过那道坎儿。

    夕阳退散, 启明星遥遥缀在东方,召唤来皎洁明月,月华清澈淡雅,宁静的庭院花香匀散,竹林沙沙奏鸣,前方有湖水在拍打木质栈道,清澈的流水淙淙过,随风送来荷花的清香,还有莲子淡若无的微微苦涩。

    欧阳敬亭双手背在身后,每一株花草都要研究许久,好像他没见过似的,“老杜,这是刚种的吧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老杜被问蒙圈了,

    这个不是几个月前您让人专门从云南空运来的三角梅吗?还特意夸奖花长得好,跟在大理见过的一样,还说滨城的水土好,把花养娇贵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叫什么名字来着?”老杜冥思苦想,想不出来结果。

    欧阳敬亭不肯离步,仔仔细细的观摩,要把每一朵花都看遍,“似乎是什么梅花。”

    老杜拍脑门,“啊呀,我也想不起来了,年纪大了啊,到嘴巴的话一张口就忘……”他冲陆亦琛眨眨眼,“小琛少爷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陆亦琛简直感激死他了!

    “它叫三角梅,也叫叶子花、三叶梅,三角梅一般喜欢干旱松弛的沙土,在云南地区比较常见,没想到滨城也能开花,而且花期比在其他地方都长,外公很会养花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了上场的机会,陆亦琛没忍住,稍微表现了一下。

    外公,这几年我有长进的,你看,我没让你失望吧?

    可他等到的并不是欧阳敬亭的赞美。

    欧阳敬亭不耐的掏掏耳朵,一张脸皱巴巴,“老杜,花园里有蚊子,嗡嗡叫,吵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老杜一开始没意识到,认真的寻找蚊子的踪影,“有吗?我没看到啊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蚊子?外公说他是蚊子?

    欧阳敬亭转身,连梅花也被他嫌弃的不要不要的,“扫兴!不看花了,饿了,吃饭!”

    不光他饿,陆亦琛也饿,他下午没吃饭,足足跟外公耗费了将近四个小时,唯一的出场机会还被当成了蚊子,可谓身心受虐。

    这会儿,更虐!

    一楼餐厅,璀璨的水晶吊灯光彩照人,色香味俱全的八道菜,两份汤,都是欧阳家老厨子的拿手菜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陆亦琛感觉到了来自外公的深深恶意!

    为什么八道菜都是他爱吃的!是巧合吗?

    佣人准备了一份碗筷,欧阳敬亭独自坐在主位,铺展整洁的餐布一条皱着都没有,沿袭了他一贯的完美作风,银质刀叉水光流滢。

    老杜侍立在侧,陆亦琛站在对面,两人盯着他慢悠悠的品尝饭菜。

    欧阳敬亭吃饭细嚼慢咽,他常教孩子们,“吃饭不要急,一口饭咀嚼三十下,肠胃好消化,不然肠胃忙着消化,脑子运动就满了,慢了,会变笨。”

    然后,狼吞虎咽的陆亦琛和陆轻晚,只好慢吞吞的吃米饭。

    吃着还故意数数,“一,二,三……三十!”

    然后咕嘟咽下去。

    气的欧阳敬亭要用筷子敲他们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吃完饭下了餐桌,姐弟俩继续狼吞虎咽,呼啦呼啦,一会儿就把米饭吃个精光。

    欧阳敬亭口中含着软香的米,下意识想到了两个熊孩子气人的样子,竟在默默数算咀嚼的次数,数三十下,咽下食物。

    他多挂念他们,岂能说得清楚?

    陆亦琛眼眶热热的,鼻子一酸,几乎流泪。

    咕噜!

    额……陆亦琛饥肠辘辘,肠胃响亮的发出了求救信号。

    安静的餐厅,这一声肠鸣很抢。

    欧阳敬亭依然没听到般,“老杜,家里什么时候养了老鼠?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自己都能开动物园了外公!

    老杜心疼孩子,决定跟主人对战一次,“老爷,你要是生小琛少爷的气,你打骂他一顿不是更好吗?小琛少爷等了您几个小时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欧阳敬亭撂下筷子,镶嵌了白玉的餐具摔入青瓷骨碟,叮叮当当弹到了地板上,“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吱嘎一声,欧阳敬亭推开餐桌椅抬腿就走。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佣人跑过去准备收拾饭菜,老杜摆手制止了她,提醒她等会儿把饭菜热一热。

    老爷到底是心疼孩子,嘴硬心软,不然何必交代厨房做这些菜呢?

    连孩子们喜欢的东西都记得,可不是朝思暮想着吗?

    入夜,欧阳敬亭关门去睡觉,依然没搭理陆亦琛。

    陆亦琛挫败的坐在客厅垂头丧气,“老杜,外公是不是不准备理我了。”

    老杜呵呵呵看透一切的笑了,“小琛少爷,你可想错了!老爷心里惦记着你呢!只是老爷爱面子,不想这么快原谅你,你别多想,今晚在这里住下,我让人给你收拾好了房间,还是你原来住的那个,原封不动呢!你想,老爷这么用心,会不疼你吗?”

    原封不动?

    陆亦琛诧异的无以言表!

    “外公他……”

    老杜乐呵呵的笑眯了眼,“你外公啊,经常到你和你姐姐的房间发呆,一坐就是大半天,他心里惦念你们啊!你再等等,对了,今晚你舅舅他们一家参加活动,要很晚才回来呢,你什么都不要担心,哈?”

    陆亦琛心里暖流阵阵,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陆亦琛吃完了晚饭,每一道菜都吃了大半,撑的捂着肚子打嗝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欧阳敬亭给老朋友打电话,绷着脸,却是笑的,“小琛这孩子,果真是长大了,帅了。”

    大洋彼岸是鄙视的声音,“欧阳老哥啊,你这刀子嘴豆腐心,早晚把孩子们给气跑!”

    “跑?我让他们跑,看他们还不乖乖的回来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回来,都得回来。”那边,除了羡慕嫉妒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欧阳敬亭心情好,从早上到刚才,他许久没这么舒坦了,只是想到一件事,他不禁再一次翻起了陈年往事,“我在医院见到一个孩子,五六岁的样子,他长的跟晚晚小时候真像……你说,会不会晚晚那丫头的孩子,就在中国?”

    这回那边沉默了片时,悠悠拉长尾音,“倒也有可能,算时间,似乎晚晚若是生下了那孩子,也该五岁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五岁,五岁半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忘不掉那天一瞥的震惊,那孩子莫非真和晚晚有关系?

    晚晚自小便聪明伶俐,生的孩子应该也是个可爱的机灵鬼,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,他相信自家的基因!

    “是是是,五岁半,但是那又怎么样?你连个影子都没见,晚晚跟你提了吗?”那边,终于可以回敬一下了,痛快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欧阳敬亭板了板面孔,“俩孩子还不容易才回来,我现在替以前的破事,我疯了我?非把孩子又给逼走不可。”

    他好奇的快疯了,但每次晚晚撒娇卖萌,他就心软,她不愿意提,他当然不想主动挖坑,万一再……

    好不容易团聚了,他何必找那个不快呢?

    “再说吧,缓缓。”

    咚咚。

    老杜敲了敲门,得到应允后进来,满脸的笑容让皱纹堆砌,“老爷,小琛少爷吃了饭,在他房间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没好气的翻白眼,“谁让他住这里了?”

    老杜只是笑,“是我的错,我的错,不过今天时间晚了,就让他住一晚吧?”

    欧阳敬亭不语,算是默许。

    吃过饭了?臭小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景豪庭,顶层。

    “哇!!妈咪你好厉害啊!等爹地回来了我一定要让他看看!”

    neil迷弟脸,崇拜的狂给亲妈放电,简直把亲妈当成了超级偶像。

    陆轻晚慈母笑,月牙眼弯而翘,“那必须的嘛!你亲妈能是一般人吗?”

    正说笑着,玄关走来一道黑色的身躯,随着淡淡的性感龙涎香,是程墨安醇润的嗓音,“让我看什么?”

    neil蹬蹬蹬跑过去,抱住爹地的大腿,“爹地!爹地!妈咪好厉害好厉害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