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05章 当被儿子撞破囧事,呵了个呵

第405章 当被儿子撞破囧事,呵了个呵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陆亦琛偷偷跑去客房检查程墨安的行踪。

    “喂?睡了吗?”

    他喊了声,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陆亦琛凭感觉走到床边,摸了摸被子,空的。

    程墨安你个混蛋!

    陆亦琛一鼓作气,当当当敲陆轻晚的门,“姐?”

    里面——

    “我弟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惊的不轻,下意识推开程墨安的手,她心急,下手没注意轻重,捶的程墨安发出一声闷哼,也不知道锤到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程墨安睡衣还整齐着,这样出去跟陆亦琛见面也没什么不妥,但即便衣衫整齐,两人待在一个房间,也会引起他的联想。

    陆轻晚没开灯,蹑手蹑脚的推开了阳台的门,拽程墨安的胳膊,低声哀求,“拜托拜托,你躲到阳台上,我一会儿就打发他走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是不愿意配合,而是实在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陆轻晚想到以前的两次,差点笑出来,想想今天的情况,她没敢笑,双手合十拜托他,“求求你了帅哥,五分钟,就五分钟,他很快就走的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嘘了嘘气,耷拉下两道剑眉,竖起了三根手指头,“第三次了,晚晚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嗤地捂着嘴巴笑,“好好好,我保证不会有第四次,我保证!乖啦,这次有阳台还好啦,不会让你太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比起来衣柜和被窝,阳台的确不错,但在女朋友的家里,被藏在阳台不准露面,怎么想怎么过不去这个坎儿。

    程墨安哭笑不得的看着墨蓝色的天空,一颗颗的数星星。

    为了她,他真是没有底线没有原则也没有脾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又作死呢!不知道你姐有起床气吗?天塌了还是地震了?”

    陆轻晚夸张的打哈欠,将门开一道缝,劈头盖脸大骂。

    “你睡着了?”陆亦琛怎么看着不信呢?

    “废话,我忙一天,累成狗了,不睡觉我难道在房间练九阴白骨爪?我想练,你给我秘籍吗?”陆轻晚气的想一脚把他踹出去,嘴巴当然不客气。

    陆亦琛摸摸鼻子,往里面瞅,“我找个东西,让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不等亲姐回答,他粗暴的推门闯进去,狗鼻子的嗅了嗅,怎么有股不属于老姐的味道?程墨安那家伙真在这里?

    “你找什么?我房间没有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环臂站在阳台玻璃门口,这是她必须捍卫的领地。

    “找……”

    哗啦,陆亦琛拉开衣柜门,没人,“我找衣服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房间没你的衣服!”

    靠!!吓死了,还好没让程墨安躲衣柜,不然太尴尬了,陆轻晚倒抽凉气。

    陆亦琛在衣柜里头扒拉,然后翻到了一件白色的男士衬衣,“这个,明天我要穿。”

    靠,陆亦琛这小子在国外读书,选修课是不是厚脸皮养成术?

    “这是你姐夫的衬衣,你穿得了吗你?”

    阳台上的那位,终于欣慰一下,不那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姐夫?在小丫头心里,他已经是丈夫的角色了,很好,他喜欢。

    陆亦琛余光四处打量,最后锁定了卫生间,他踢开门,没人,于是似模似样对着浴室镜子比划衣服,“穿得了,正合适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咯吱咯吱的磨牙,“行了吧?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“慌什么?我看你也没准备睡觉,不差三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搜查完毕,程墨安不在亲姐房间,难道真走了?

    终于消停,陆轻晚请大仙似的捱着步子去阳台,一笑,二笑,再笑,笑的两颗澄澈大眼睛比路灯还亮,“外面视野挺好的哈,凉快不?”

    程墨安真想把她摁在床上,让她哭天喊地求饶,“凉快,透心凉。”

    咳咳咳,陆轻晚给他捏捏胳膊,“是吧,我也觉得,户外空气好,不用吹空调,呵呵,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翻身将她堵在墙角,宽大的臂弯禁锢她的身子,危险一点点逼近她的脸,“晚晚,你好像很喜欢整蛊你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,绝对没有,我心疼死了,帮你呼呼呼……”她撅噘嘴要给他吹起,结果程墨安的脸,彻底黑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梦说别停留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的手机突然响了,她看看程墨安,讨饶,“估计是急事,我接个电话先?”

    程墨安眉头高高的耸起,又无奈的放下,今晚真是坎坷,“好。”

    程夫人的电话?

    陆轻晚狐疑的接听,“伯母,怎么还不睡啊?”

    那边程夫人心急火燎,听起来快哭了,“轻晚啊,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,实在是有点着急,neil好像又偷偷跑了,我刚才去看他房间,他不在。”

    neil偷跑了?!

    陆轻晚瞪眼了水眸去看程墨安,又不敢跟他说话,怕露馅,“伯母您别急,我们一起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,不光neil不见了,墨安也不在家,他电话没人接,我找不到他,今天吃完饭的时候,我就提了一句过几天白家想一起吃顿饭,结果……轻晚啊,伯母不是撮合墨安和白若夕,只是我们两家是世交,墨安的爷爷和白家老爷子关系不一般,平时的往来还是要的,谁知道墨安和neil晚上都不见了,急死我了!”

    陆轻晚握着手机,继续看程墨安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程墨安垂了垂额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“伯母,neil很懂事也很聪明,他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离家出走,这样,我先给墨安打个电话,问他知不知道情况,您别急,别急啊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婆演技这么好,以后不要当制片人了,当演员更容易成功。

    儿子不见了,陆轻晚哪儿敢含糊,她深吸一口气,在大脑里简单的过滤了一遍儿子可能会去的地方,似乎除了她这边,儿子在滨城也没什么地方投奔吧?叶知秋不在,他总不会去找孟西洲?

    neil毕竟只有五岁多,他聪明机灵,可毕竟心智不成熟,若是遇到狡猾的对手,说不定会吃亏,再加上他内心单纯善良,若是碰上绿茶婊白莲花,花言巧语骗他,那么后果她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再或者,neil若是遇到简单粗暴的野蛮杀手,比如程墨安的对手、仇家,她的舅舅或者周公子……啊!!姓周的那个家伙不会对neil下手吧?

    “neil可能会出事,墨安,咱们快出去找他!”陆轻晚打开衣柜,随手找了几件两人的衣服,递给程墨安,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脱睡衣换裙子。

    程墨安则持不同的意见,以他对儿子的了解,臭小子绝对不打无准备的仗,他离开家,会先确定自己的有容身之处,而且绝对安全,“咱们儿子很聪明,有绝对的智慧应对突然情况,你别……”

    害怕两个字还没说,那边的陆轻晚已经完全脱下了睡衣,彻底的真空上阵,她背对他,身后是流水青山的弧线,玲珑剔透的腰肢一把便可以裹挟,灯光迷离魅,她通身都染上了绮丽之色。

    只一眼,他便觉得喉结发紧,血液自脚底心一并涌上了爽双腿,聚拢在汇合处,要勃然爆发。

    程墨安忍了忍即将失控的欲望,长指卷起,不敢松开,怕上去将她钳制入怀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快点穿好,我怕晚了会出事啊!”陆轻晚穿衣服堪比特种兵,扣四排扣竟然只要几秒钟,裙子从脑袋套下来,来自克洛伊的手工设计款,此时跟淘宝货没什么区别,只是遮羞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好了,你赶紧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穿衣服的速度哪儿学来的?尤其是行云流水般的排口动作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告诉我弟弟,他很疼爱neil,我怕他知道了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因为程墨安知道,neil不会有事,但如果不陪着陆轻晚一起出门找人,他肯定会出事,就算不出去,也得出事。

    陆轻晚哗啦打开门,往外面探头,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分同一秒,陆亦琛的脑袋也探出了房门,“来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的声音同样压得很低,同样鬼鬼祟祟,同样做贼一样,然后四目相对!

    “靠!!”陆轻晚吓尿了差点,人吓人吓死人啊,“陆亦琛,你丫干什么呢!”

    陆亦琛还没来得及通知同伴,neil的小脑袋已经在他腿边探了出来,然后乌黑清澈的眼睛,看到了一双从妈咪房间里出来的大脚。

    程墨安穿好衣服,踏步至陆轻晚身后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然后,程墨安的视线好像接触到了角落毛茸茸的小东西,眼神如寒冬腊月的深夜起了霜下了雪冰冻三尺!

    他沉沉的目光暮霭幽邃,锁住neil倔强张望的大眼睛,身子纹丝不动,两眼却有几百种让人胆寒的情绪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靠……不是炎热酷暑的时节吗?为毛突然这么冷?脊背凉飕飕的,好像下雪了。

    接着,两人脑袋轰隆隆被炸醒了。

    我了个去啊去!

    不带这么玩儿的啊!

    陆轻晚吞了吞唾液,被程墨安身上的寒气威胁,大气儿不敢出,“儿……”

    见儿子不动,程墨安声音又冷了几度,“没听见?”

    neil抿抿嘴唇,两片粉嫩的唇成了一道笔直的线,黑耀石头眼睛的光辉灭了三分之二,只有一点星光在挣扎,小步小步比上刑场还艰难的挪过去。

    陆亦琛这次不敢再瞎咋呼了,因为程墨安是真的……真的……生气了,他生气的样子好像军阀法西斯的结合体,一个眼神一个表情能把人被逼到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于是陆亦琛张开的嘴又乖乖的闭上,好吧,姐夫教育孩子,他作为舅舅不能乱插手。

    先观察敌情。

    陆轻晚扯扯他的衣袖,仰头求饶。

    不过今晚程墨安心情不美妙,求饶无效。

    “跟我进来。”程墨安折身去了书房,背影如一座行走的喜马拉雅山。

    neil不敢忤逆,垂头,咬咬嘴唇,跟上了爹地的步伐。

    教育孩子,他不会在卧室,不会当着任何人的面,这是对孩子的尊重。

    陆轻晚感激他的细心,可害怕他会暴打儿子啊!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陆亦琛艰难的耸了耸喉结,“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使劲儿掐他的胳膊,“你干的好事!回头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先救我大外甥啊老姐,现在要挨打的人是你儿子,赶紧赶紧,我看姐夫那架势,保不齐我以后就没有外甥了。”陆亦琛欲哭无泪,早知道就不作死了。

    陆轻晚咋咋舌,“哟?姐夫?姐夫?”

    陆亦琛望天,蹭蹭蹭跑去书房听门缝,“我什么都没说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