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402章 小坏蛋,我把你惯坏了

第402章 小坏蛋,我把你惯坏了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犹记得,就是在这个位置,他曾依稀听到一个女孩大骂“别让我遇到程墨安,我特么一脚踢死他”,跟陆轻晚相处的过程中,他有过怀疑,猜想当日放出豪言壮语的人,就是她。

    今日看她从出口跑来,那声清亮的“老公”,喊的他心头一热,同时也将三个月前的记忆再次拉到眼前,他更加笃定,想一脚踢死他的丫头,此时 被他抱在怀里,是他的小狐狸精。

    程墨安眼眸深深,嘴角的笑容一圈圈的荡漾开,要把她溺毙。

    陆轻晚眼睛骨碌碌打转,黑白分明的美目左右闪躲,笑成了花猫,“有……这……回事?”

    三月前啊,她刚从美国回来,叶知秋来机场接她,但是她因为被绝世影视部撤走了五千万投资,对程墨安恨之入骨,恨不得扒了他的皮,抽了他的筋,生吃了他。

    她的确说了很多要弄死他的话,或许大概可能,真的被他给听到了?

    程墨安气定神闲的俯视小狐狸机灵的大眼睛,长指捏高她的鼻尖,指腹停顿在上面,像在欺负小动物,“需要我再提醒一点?”

    那天他从海市飞回滨城,出机场准备上车时,分明听到了骂声,只是他没在意,上车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若是知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就是陆轻晚,他一定会折回去,将跟她重逢的时间和地点做个调整,那么他就能早一点把她带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陆轻晚心虚的萎靡,搓搓自己的脑袋,她貌似想到了什么,但绝对不能承认,“你记错了!没这回事,我说话最文明有礼貌了,绝对不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,哪个不要命的野丫头,居然骂我男人,被我知道了,我一定亲手教训她给你出气,不生气哦!”

    老狐狸什么脑子?什么记性?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,他居然没忘?

    她那天就随口骂了句,他竟然听到了?

    果然背后不要随便说别人坏话,不是不报时候未到,阔怕。

    他的小狐狸这么努力编瞎话哄他,他再逗她就不太好了,程墨安拿走她手上的纸袋,单手搂她她的腰肢,“走吧,咱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呢,回家!你吃饭了吗?我给你带了好吃的,等会儿咱们一起吃吧?”

    转移话题,陆轻晚心里松快,树懒似的往他身上靠,小手儿半刻不老实,摸摸他紧致的腰,掏掏他的西装口袋,多动症儿童大概就是她这样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纵容的由她胡闹,目视前方,腹黑的笑容其实早就溢出了眼角,他性感的声音不含糊,“晚晚,你这么撩我,不怕我等不及回家就开吃?”

    陆轻晚的手儿在他西装口袋里,挠啊挠,他西装口袋的衬里是桑蚕丝材质,丝滑柔顺,她摸着摸着就上瘾了,可她下手没个轻重,隔着西装摸到他的衬衣,皮带,结果就很难再单纯喽。

    “香吧?你一定喜欢,是不是馋虫被我勾出来了?现在就想吃吧?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甜品。

    而程墨安的大手忽然用力,捏她腰上的软肉,“对,很香,想吃。”

    啥意思啊?听着变味了,陆轻晚上手要拿甜品给他,“你喜欢哪个?”

    他上半身贴她的胸口,西装扣子咯她的肉,高大的身影立在车门外,低头靠近她的前额,燥热的呼吸喷潮了她的小鼻子,“这个。”

    他手中力道忽然加重,拖了把她的下腰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轻晚再装不下去傻白甜了,她明白老狐狸的心思,丫的是想吃了她。

    “程先生,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哦,说不定还有儿童,不要影响风化。”陆轻晚身子一弯,泥鳅似的逃出他的臂弯。

    程墨安醇厚的嗓音笑的格外好心情,“害羞了?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!”

    嘴上逞强,她却以最快的速度钻入了后座,然后乖乖的靠着窗户坐好,把裙子压严实,某只老狐狸不要突然兽性大发。

    程墨安坐她旁边,吩咐司机开车,然后把吃的放在腿上,“你还没吃?”

    “我想和你一起吃啊!这家甜品店的栗子蛋糕做的可好了,一点也不腻,你尝尝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撕开小包装,露出酥软的栗色蛋糕,手工制作的蛋糕点缀有夏威夷果的碎片,色香俱全,“看起来不错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忍了一路,这会儿急的直吞口水,“嗯!是不错,吃起来更好。”

    她想吃,程墨安把蛋糕给拿走了,当工艺品欣赏,“保质期只有两天,没添加防腐剂和食品添加剂,初步鉴定合格,卖相挺好,蓬松度……”他捏捏,“合格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口水都要出来了,他居然玩儿上了瘾,“亲爱的,蛋糕不是用来看的,要吃啊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点头,“想吃吗?”

    小狐狸狂点头,“嗯嗯呢,想!”

    程墨安拍了拍身边的真皮座椅,“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怕他使坏,不敢跟他靠的太近,才会躲那么远的,老狐狸,大坏人!

    陆轻晚窸窸窣窣捣鼓裙子,挪一点,再挪一点,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太远了,够不着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小狐狸咬咬牙,为了吃的,她忍,索性一屁股坐过去,“这样可以了吧!”

    程墨安总算对两人的距离满意了,“你先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陆轻晚拿起就往嘴巴里塞,呜呜咬了一大口,满足的咀嚼,齿缝和舌尖都是甜甜的,整个人都通透畅快了,舔舔嘴角,发出满足的嗯哼,“真好吃!”

    “是么?我也尝尝。”程墨安声音落下,臂膀圈住她的肩膀,附身堵住了她的唇,有力又极有技巧,席卷她口中的余味,一边吃蛋糕的余香,一遍吃她檀口的清甜。

    他高大的身躯笼罩她纤瘦的身板儿,将她压在后座,宽大西装完全把她罩在身前,掌心按住她的腿,霸道的触摸她细细软软的肌肤,小丫头震了震,他嘴角一扬,湿润的唇贴她的耳垂儿,咬了咬,嘶哑着嗓子逗弄她,“的确好吃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脑袋呜呜当当的,一手捏着没吃完的蛋糕,一手使劲儿推他,“老狐狸!你又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笑的得意,沿着柔滑的曲线去找最美的风景,“这就是欺负了?嗯?”

    陆轻晚咬牙,“司机……”

    嗯?车子中间什么时候多了一层隔板?为毛她和他单独被隔到了狭小暧昧的空间?司机呢?

    程墨安看她迷糊可爱的小表情,反应愈演愈烈,“司机看不到,也听不到,这里很安全,隐秘性很好,你叫的再大声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被他弄的浑身战栗,也不顾手上的油腻,抓住他的领子就蹭,“你你你,你等下等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程墨安抬头,她不盈一握的腰,就在他掌心,握着感觉非常舒适。

    只有两人的时候,她玩闹什么的都信手拈来,可在开动的车上,何况司机也在,她没那个胆儿,也没那么厚的脸,“回家再……行吗?”

    程墨安在兴头上,临时刹车实在让他有些吃力,他蹭她,“你觉得,我等得及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被什么东西给咯到了,“吃蛋糕!解解馋,补充体力啊,乖哦!”

    陆轻晚抓起一个大蛋糕就要塞给他,程墨安则别开头,直接就近了她的唇,反手把蛋糕放入她的香唇,“喂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果然是老狐狸!一经开发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比起来在车上被他吃掉,她比较能接受喂他吃蛋糕,于是忍辱负重的撕面包喂给他,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不满的闭口不吃,“我让你用嘴喂我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个狐狸啊狐狸啊!我不跟你玩儿了!

    “或者,我换个吃?”他黑曜石的眸子,笑的正人君子,实则完全露出了饿狼本质。

    “不!我喂你!”

    陆轻晚咬一口面包,叼着去寻他的唇,寻到了,送他吃。

    程墨安心满意足的含下蛋糕,甜味令他舌尖不适,他咀嚼几下,堵住她的唇,卷起半碎的美味,撬开她的唇,一点点渡进去。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要脸啊!!!你个老混蛋!

    她想拒绝,程墨安却死死堵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吐,逼着她一口口下咽,等她吃完了,他才懒洋洋的啄她的嘴角,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又羞又恼,粉拳当当当砸他的胸口,脸红的滴血,盈盈大水眸要多委屈多委屈,“你就是欺负我!我这么大了,你居然还给我吃咬碎的东西!我讨厌你!”

    她说讨厌,说的那么娇俏撩人,程墨安情不自禁咬她的锁骨,“下次还这么折磨我吗?小狐狸。”

    她哪儿折磨他了!就是不想在车上那个啥而已!

    “我不搭理你了,你是个老狐狸,大坏蛋!哼!”

    她扭头,作势要跟他绝交,程墨安温柔的放下她裙边,掌心抚她的小脸儿,“你喂我一口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看他性感到致命的唇,嗓子一紧,“你说的!”

    她吃面包,卖力咀嚼,嚼的粉碎粉碎,恶心死他!

    然后,抱住他的下巴,对准他的嘴巴要喂食,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诡计没得逞,却被程墨安突然横腰抱在怀里,趴到了他腿上,重心失衡的她闷闷乱叫,蛋糕咕嘟吞了下去,“程墨安你个大坏蛋!”

    程墨安大掌拍她的屁股,啪啪两下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气死了,委屈死了,“凭什么你能喂我,我不能喂你!!你放我下来,大坏蛋,大坏蛋!”

    程墨安就这么钳制她,笑意沉沉的咬她耳朵,“小坏蛋,我把你惯坏了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