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97章 只想吃掉她

第397章 只想吃掉她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白泠风附体?练台词都练魔怔了?”陆轻晚以玩笑回应,伴几声爽朗的笑,轻易就破解了渐渐成型的暧昧气氛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顺着话题往下走,庄慕南也不想自讨没趣,便掩起眼中的丝丝热流,用她能接受的方式道,“是我入戏太深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入戏太深是好事,说明你真正进入了角色,作为老板,我很开心啊!”

    陆轻晚手搂膝盖,庄园温度适宜,夜里不冷也不热,不远处小池塘有青蛙在叫,热闹又安静的田园美景,都被蒙在静静的幕布下,给人无穷无尽的想象空间。

    庄园什么都好,就是蚊子实在太多,陆轻晚是容易招蚊子的体质,一会儿挠挠腿,一会儿挠挠胳膊,又“啪”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该死的蚊子,太气人了!

    庄慕南看她拍蚊子,手险些从后后面爬上她的肩膀,想要帮她驱赶蚊虫,但碍于自己的身份,悬在她肩上的手指颤了颤,又放下。

    有些距离,他现在无法逾越,就像看到一只停驻在花蕊间的蝴蝶,心生爱慕,很想将她据为己有,很想亲手摸一摸她丰盈的羽翼,很想让她在自己的指尖蹁跹,但,若是惊扰了她,蝴蝶就会远远飞走,再也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他曾经冒过险,试过踏出界限,他心仪的蝴蝶却留下了一道背影。

    庄慕南把心头的万缕情绪都深深的埋起,认真扮演旁观者。

    “晚上开空调睡觉没蚊子。”

    终究,所有想做的事,还是成一句寻常的话。

    陆轻晚手指刮臂膀,任何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好像在发痒,“小时候听老人家说,蚊子都是秦桧死后变的,要是生活在秦桧死前,是不是就没有蚊子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恐怕不太可能,蚊子存在的历史远比秦桧的时代要早,大概是人们太讨厌蚊子,也太讨厌秦桧,就把他们联系到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厉害啊!坏到这种程度!祖祖辈辈都骂他!喂,庄慕南,你说我以后要是死了,会不会也是蚊子的名声?我好像也不是好人哦。”陆轻晚张张爪子,活脱脱把自己当成了十恶不赦大坏人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坏事?”嘴上这么问,庄慕南其实始终都有淡淡笑意,他觉得说玩笑话的陆轻晚很可爱,她的可爱不同于事故之外的傻气憨厚,而是轻盈灵巧的狡黠。

    庄慕南随手折断一棵草,来回摆弄,看似不经意,其实在帮陆轻晚驱蚊。

    在他的人生中,音乐曾经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,甚至是唯一,他一度认为自己的心跳和热情只能在音乐中才能苏醒,是陆轻晚的出现,让他发现了还有值得去侧目的存在。

    偏偏,她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陆轻晚并不知道庄慕南的心思,她继续半开玩笑,“我啊,做的坏事多了去了!我连人都杀过!”

    她手掌化刀刃,冲空气横劈下来!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你杀人,那么我现在属于知情不报,你要好好躲起来,不要被警察找到,不然我要背上故意隐瞒包庇凶手的罪名。”庄慕南跟她打趣。

    “好事儿啊!那我是不是用这个威胁你,下部戏继续来演男主?或者,你委屈连个男二?”陆轻晚晶亮的眼,诡谲,轻巧,又坏。

    “下部戏……我要的乐曲呢?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?”庄慕南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乐曲……我的老天爷啊!

    陆轻晚想想都头皮发麻,“很快,很快,我不会骗你的!”

    庄慕南严肃的点头,俨然把乐曲当成了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陆轻晚心虚的不行,恹恹的跟他道别,滚回房间继续抄乐曲。

    陆轻晚离开后,庄慕南独自欣赏了一会儿夜空,也走去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奢靡艳俗的高档酒会,充斥着浓郁的香烟雪茄和烈酒的味道。

    深夜后,牛鬼蛇神在舞池中间纵情扭动身材,炫耀每一处可以赚人眼球的风采,衣服的亮片和灯光交汇,震耳欲聋的音乐通过立体音响在大厅每个角落疯狂穿梭。

    白若夕心烦的捂了下口鼻,纤细的高跟鞋踩着大理石地板,落地的声音被大厅的嘈杂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“嗨,美女!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过来搭讪,手里的酒杯摇摇晃晃,男人黑色的刺绣衬衣半敞开,露出了蜜色的腹肌,妖治的纹身勾魂,看到女人进场,一双下场凤目潋滟含情,就差在脑袋上写个标语:鸭子!

    白若夕冷着脸,连碰都不愿意碰男人,用自己的包包推开他,“让让!”

    男人被拒绝,失落的抖了抖肩膀,这种失落,当然不是搭讪未遂没约到美妞儿,而是一笔收入就这么飞了。

    穿过好几波宾客,白若夕终于走到了洪盛他们所在的包厢。

    这里的包厢都是单面玻璃,从里面看,外面的一切尽收眼底,但从外面看,里面就算杀人放火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白若夕重新整理好妆容衣服,婀娜的步伐迈进包厢门,她手指轻扣门板,“洪总,您选的这个位置,真让我好找啊!”

    洪盛今晚兴致高昂,左边搂了个衣着很清凉的年轻美女,目测也就二十岁,满脸天然的胶原蛋白,从气质分辨,很像电影学院的女学生,还没被圈子过度的熏陶,眉眼仍保留着少女的娇羞。

    看得出,为了讨好洪盛,少女也是拼了,娇滴滴的伏在他怀里,像个软体爬行动物。

    洪盛右边是个香艳的熟女,明艳被开垦过,很有技巧,熟知男人的兴奋点,每一次出手都让洪盛嘴脸陶醉,好几次享受的发出轻呼。

    三个人看起来都穿着整齐,其实该干的事基本都干了,不该的么……呵呵,白若夕可不知道,对他们来说,还有什么不该的。

    正沉浸在美女侍奉中欲仙欲死的洪盛,懒洋洋的抬起眼皮,这一抬头,便看到了站在门边要进没进的白若夕。

    她身穿名媛长裙,手提爱马仕香包,重金打造的行头明显豪门千金才有。

    白若夕是个职场女强人,要刚有刚,要柔有柔,合身的衣着和妆容,给了她远远甩开一般女人的自信优雅。

    这是名媛和草根的区别,就像国际大牌永远比淘宝款精致有型!

    有了白若夕做对比,左边的女人顿时土气又愚蠢,一身穷酸味道,怎么摸都像人造皮革,他要的女人,是顶级的真皮,而且是手工打磨过的鳄鱼皮!

    而右边的女人,瞬间被对比成了一片擦桌布,用着虽然顺手,但太多人染指过,摸一把就是满手的油污,这一口下去,不知道同时吃了多少人的口水。

    洪盛毫不眷恋的推开左右两个女人,空出手臂拍拍身边的位置,“白总辛苦了,来,这边坐,呵呵!我的错,我的错,我自罚三杯,你看着我喝。”

    白若夕没有直接拒绝,但她也绝对不给洪盛便宜占,挑了个恰好可以够得着碰杯,但绝对不会给他吃豆腐的距离,白若夕压实了裙子坐下,她裙子很长,遮盖了腿和脚踝,上面只露出手臂和脖子,跟其他女人相比,可谓包裹严实。

    她越是穿的紧实,洪盛那双饥饿的眼睛,越想穿透她的裙子,将她剥开!

    白若夕能感觉到洪盛湿滑恶心的注视,他正在用眼睛帮她脱衣。

    人渣!

    白若夕主动到了一杯酒,纤纤玉手端起,对着洪盛客气的笑道,“洪总别拿我寻开心啊,今天是我迟到了,我先罚一杯,不过我酒量不好,就一杯。”

    她立起一根细细的手指摇着,牢牢捍卫自己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洪盛和对面的某导演和出品人哈哈笑,“白总连罚酒都这么有风格,我们怎么好意思不答应呢?一杯就一杯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美女给洪盛倒酒,余光瞥白若夕,自卑和愤怒同时在攒动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谁?来的真不是时候!她们辛苦大半夜,刚要撬开洪盛的嘴巴,她竟然杀过来了!

    害她们只有倒酒的份儿。

    三男三女,大家讲着隐晦的段子,伴着女人娇羞或甜腻的笑声,各自都喝了三五杯酒。

    气氛暖的不差不多,白若夕趁机道,“洪总,我在这里陪你解闷,您是不是让他们歇一会儿呢?”

    洪盛懂她的暗示,随便打发了美女,让他们带导演和出品人去外面跳舞散心。

    白若夕看着玻璃外奋力卖弄的男女,突然恶心。

    万幸,她不是这样的人!

    只有两个人的包厢,气氛暧昧的令人头大,白若夕尽量不让自己吃亏,“洪总,关于倾听这部戏,您也听说了吧?”

    洪盛装傻,他哪有心思管什么电影,看白若夕的嘴唇和胸脯,他只想马上吃掉她,想听她辗转承欢的哭泣!

    这女人……他痒!

    “倾听?知道啊,沸沸扬扬,我听说这部戏跟你出品的如歌撞档,你们上映的时间差不多啊。”洪盛玩转酒杯,眼神的晦涩和清欲都倒影在烈酒中。

    “没错,不光这部戏,同时上映的还有两个喜剧片,国外引进的动作大片也要上映,真是个丰收的季节。”白若夕薄唇噙笑,每个表情都是暗示。

    洪盛下腹窜火,狠狠抽了几口雪茄才压住,他手搭椅背,肥厚的指头往白若夕后背爬,“哦……白总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倾听这部戏,是年代戏,除了张绍刚之外,几乎都是新人,我从业几年,从没见过哪部没有明星加持的年代戏能卖出好票房,洪总是生意人,比我会算账,资源要珍惜,时间就是金钱。”

    她比了钱的手势。

    洪盛一下一下的拍沙发,“你的意思是,减少倾听的排片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