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94章 吃着火锅唱着歌,警察来了

第394章 吃着火锅唱着歌,警察来了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程墨安看了眼墙壁上的电子挂钟,晚上八点,“你十点要上床睡觉,现在去找舅舅来不及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neil不开心的哼哼,“坏爹地!”

    程妈妈设置好屏幕保护图,欢喜的看着小丫头卖萌的模样,“你爹地就是坏!不要理他!”

    老爷子听到两人齐心攻击程墨安,也帮腔助攻,“咱们家墨安最坏,我也不想理他,neil来,咱们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neil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害怕,宝宝要去睡觉。

    程爸爸心疼儿子十秒钟,可三比一的战局,他还是默默站在了优胜者那边,“儿子,情场得意,其他场次都失意,这是自然规律,天命难违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看完文件,接到了一封公司邮件,看来孟敖坐不住了,想跟他谈判,“爸,没有立场没有原则,就是你的生存之道。”

    程爸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“怎么了?生存就不错了,还想要什么道?”

    程墨安举目数星星,他能在这样的家庭保持节操和秉性,多么不容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跟我求婚?”

    看到程墨安回复的消息,陆轻晚嘎嘎笑的前仰后合,哎呀老狐狸太会接话了。

    “同意不?”

    那边晚饭准备齐活,杨娅喊陆轻晚去吃饭,她回完消息跑过去蹭吃。

    程墨安的消息很快又来了,“不同意,求婚这种事应该男人来做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!陆轻晚这个乐,程墨安你真是可爱死了。

    “土豪就是土豪,今晚的菜赶上当年慈禧太后的水准了,满汉全席啊!感谢费先生,你实在是破费了!”剧组有人起哄,举杯给费子路敬酒,应声四起,齐齐喊费子路土豪。

    费子路抱拳表谦虚,“过奖过奖,诸位吃好喝好就行,我和陆轻晚是好朋友,诸位远道而来,我尽地主之谊也是应该的,大家不要客气,多吃点,多喝点。”

    张绍刚是在座年龄最大的一位,免不得被大家开玩笑,他也没什么导演架子,陪大家一起开玩笑讲段子,将一群年轻人逗的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杨娅笑的脸痛,捂着肚子眼睛喷泪花,“导演,我再也不相信成年人的世界有童话故事了!你毁我童年啊!”

    “导演,你毁我童年不要紧,不要毁我未来啊!哈哈哈,哎呀,以后都不敢看动画片了!”

    陆轻晚听的目瞪口呆,我勒个去,张大叔你深藏不露啊,荤段子一个接一个,怪不得呢,人家说不会讲段子的文艺工作者没才华,就导演这水平,太油菜花了!

    同时陆轻晚想到老狐狸,啧啧啧,也灰常油彩。

    张导被闹哄一阵,摆摆手否认,“什么段子?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?我说的都是常识。”

    费子路也算是长见识了,老男人果然会玩儿,“张导,初次见面,晚生佩服,佩服,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饮,张绍刚笑吟吟道,“你是主人,光请我们吃饭恐怕不够吧?没有别的节目?”

    费子路大喇喇的敞开腿,“节目没有,美男子一尊,大腿随便坐,仅提供女性,括弧,三十岁以下,一百斤以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法玩儿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嘛!友尽友尽!”

    陆轻晚拎起一瓶啤酒,往费子路手里一塞,“费先生,你真当自己是星爷了,来来来,喝两口清醒清醒。”

    费子路仰头当真喝了几口,抹抹嘴角,“清醒以后,发现自己更帅了。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“陆总!来一个节目啊!陆总!陆总陆总! ”

    “陆总,来一首!来一首!”

    “土豪,你和陆总一起来个节目啊!助助兴嘛!”

    庄慕南沉默的喝啤酒,缓缓抬头看着星辰下明亮的女孩,她一个人的光芒便盖过了四野,盖过了八方,明明是纤瘦的小小一个人,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有些颓然,有些挫败,竟然会被她吸引,无力挣扎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陆轻晚拍拍手,吼了一嗓子润喉,“让我表演节目,行啊!只要你们吼得住,我什么招数都有!”

    费子路抱臂,饶有兴味,他早已知道陆轻晚路子野,每次都有新花样,今天呢?

    “陆总尽情发挥!我们等你放大招!”

    绍雨晗双手支喇叭筒,“陆总,加油,加油!给你打电话!”

    陆轻晚修炼千年的狐狸眼帅气的眨几下,抄起一个空酒瓶,“最好准备,前方高能哈!”

    众人聚精会神,坐等大招。

    费子路斜支下颌,期待陆轻晚的表现,他还煞费心思的准备了手机录像,等下给程墨安发个福利。

    陆轻晚阖眸,深情款款的卷翘睫毛如蝉翼翻飞,樱唇一笑,有着不事雕琢的美,修长脖子迎着日光,皎白光华穿过她的青丝,细嫩脸上流淌一泓月华,美的像仙子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总居然还能如此婉约温柔?

    酝酿好气氛,陆轻晚缓缓举起啤酒瓶麦克风,粉唇一滑,“是谁带来——远古的呼唤!!!!!!”

    嘭!嘭!

    哐!哐!!

    期待惊喜的宾朋下巴砸一地。

    费子路脚底打滑,挺拔身材愣是没接住她的大招,勘堪撞到了树上,“我去!!”

    亮瞎眼的青藏高原也就算了,竟然还完全不在调儿上,她绝对是专业跑音组的!

    鬼哭狼嚎差不多跟她同级水平,说她唱歌要命都是赞美。

    “是谁日夜……”

    张绍刚忍无可忍,堵住了耳朵,“轻晚,行了行了,好不容易才吃饱,别都给整吐。”

    庄慕南的手臂也蹭地滑下了桌子,轻咳一声,陆轻晚大约是故意使坏吧,真是……可爱。

    费子路站直双腿,夺走了陆轻晚的啤酒瓶,“姑奶奶,让我们多活两天哈,来,坐,吃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华丽丽的附身谢幕,“献丑,献丑!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献丑。”费子路嘀咕。

    晚饭后,众人闹着做游戏,陆轻晚找了个借口跑去了房间。

    答应费子路的乐谱还没着落,她得加班赶工,哪儿能一直陪他们闹腾。

    乐谱啊……乐谱……

    陆轻晚展开纸张,拿好笔,搜索到五线谱,然后她……傻眼了。

    我的天,一颗一颗小蝌蚪什么鬼?手抄本也很难啊!

    吹过的牛,跪着也要兑现,陆轻晚只好埋头比着手机上的蝌蚪一颗一颗的画……

    画着画着,陆轻晚突然想到叶知秋和卢卡斯,后知后觉的拍脑门,“坏了!忘了他们!”

    丢开笔,陆轻晚拨通了叶知秋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球儿啊!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陆轻晚你丫个没良心的!居然还记得我?你们去哪儿了?我和卢卡斯回来,你们全都不见了!”

    叶知秋咆哮,陆轻晚耳朵嗡嗡响,心虚的把手机拿远一点,“说来话长,我回头再跟你解释,你们俩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事儿大了!我们俩在警局。”

    “嘎?!!!警局?”

    叶知秋和卢卡斯面面相觑,眼睛一个比一个瞪的圆。

    “嗯,正想联系你呢,你赶紧来吧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可以说是相当懵逼郁闷的,她让他们想办法堵住记者的去路,怎么就堵到警局去了呢?

    事情闹大了?

    “卧槽!!你们别急啊,我现在就过去,等我,挺住,什么都不要承认,我救你们!”

    我救你们……你们……们……

    响亮的回音在警署回荡、回荡、回荡……

    叶知秋忘了提醒陆轻晚,在警署接电话,得开外放音。

    完蛋了。

    气氛……很尴尬。

    交警看着叶知秋和卢卡斯,严肃的表情一丝不苟,“还有同党呢?”

    叶知秋暗戳戳的咬牙,特么,点儿背!

    真应了葛优那句话:吃着火锅唱着歌,当!麻匪来了!

    她和卢卡斯正吃着西餐听着钢琴曲,交警来了。

    卢卡斯主动认错,“警察同志,怪我,是我犯错在先,这位是受害者。我们没有同党,没有!”

    他大包大揽,叶知秋微微动容,心道算你是个爷们。

    交警做笔录,“你们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恋人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追到的女友,当然要大胆承认。

    交警一副看穿世界的样子,笑道,“恋人啊,很好啊年轻人,男女朋友闹矛盾,竟然开车堵路口,严重影响公众交通,你们两个,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叶知秋咬牙,啐血,翻白眼!

    卢卡斯,我算是看透了,老娘跟你在一起天天都是火葬场!不行,这恋爱没法儿谈了,分,必须分!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