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214章 我爹地二百斤!

第214章 我爹地二百斤!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晚晚,我头一次看到制片人比主演名气还火的!你每次出场都是爆炸新闻,来来来,自己看!”

    陆轻晚才从庄慕南深海一样的眼睛下逃开,转身被叶知秋生擒,“呃?热搜榜第二名?我那么厉害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切!标题是神秘女子对战非洲狮,没说神秘女子是你,不够勒,非洲狮后面是咱们剧组的招牌没错啦,这个宣传力,哎呦哟,我不敢说本年度独一份儿,至少三个月内没人能干出更震惊的事儿!”

    叶知秋眼看着热度从几万飙到了两个亿,一跃到了第二名,评论更是一路狂奔,已经破了二十万,而容睿和乔慎的微博,评论也就是二十万出头。

    赶超一线大咖的既视感,这个牛可以吹一年。

    陆轻晚还没顾上看微博,顺手扒拉两下,黑灿灿的美目呼啦亮了,“哎哟喂,照片拍的不错啊,光线、角度、构图、焦距,灰常专业!给摄影师加鸡腿!”

    叶知秋呵呵笑,“你说田野?得了吧,出事儿的时候他和张导跑的比兔子还快,躲在更衣室没出来,”

    陆轻晚看了眼更衣室,脑补了画面,“呃……壮志暮年,壮心不已,体能这么好,那么以后拍吊威亚的戏,别给田野搞什么吊车了,让他爬房顶就行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噗嗤笑岔气儿,“你狠,你狠。”

    巧妙的角度没有露出陆轻晚的脸,但身材的曲线展露无遗,评论区难免有素质较低的,言辞有些不堪入眼。

    “妞儿挺辣啊!技术应该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我出一百万,睡一晚!”

    “辣妹子是剧组什么职员?我十倍价格挖人。”

    “36d吧?波霸,我喜欢!”

    陆轻晚切了切,“球儿,我难道不是e吗?”

    叶知秋用手掌比了比,绷着嘴唇意味深长的嗯了声,“有了男人果然不一样,女性激素猛增!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!增你妹!我这是没男人,憋大的!”陆轻晚抖抖防晒服,盖住了隆起的高高曲线。

    叶知秋看看自己的飞机场,勾住陆轻晚的脖子要灭了她,“你大爷的!我最缺男人 ,我怎么没憋大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你无欲无求,大师,受我一拜!”陆轻晚抱拳作揖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!”

    卢卡斯发现自己来的时间不太对,想走,但她们的对话已经一字不差全进了他的耳朵,他只好假装自己聋了三分钟。

    “叶总,忙吗?”

    叶知秋一个机灵,环臂抱着胸,生怕别人说她是太平公主,特意挤了挤,“有事起奏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心道你妹,“我明天白天在剧组,晚上陪庄慕南上节目,节目结束要飞京都谈工作,后天下午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咧咧嘴,小红唇倍儿调皮,“公差不用请假,叶丞相给你准奏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心道我特么真该换个时间来,他捏了捏鼻子,“那个,我们家倾城不嫌弃你,所以这两天你有空了帮我带带他,家里有猫砂,猫粮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指着自己的鼻子,“我?你让我给你喂猫?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?”卢卡斯傲娇的抬高下巴,那表情在说,我让你去是你的福气,你别不知道珍惜。

    “愿意!必须愿意啊!我们球儿最有爱心,她对小动物的感情超出你的想象,不就是一只猫吗?小意思,来来来,钥匙给她,你呢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你的猫儿子一定白白胖胖,转身就管你们陆总叫妈!”

    陆轻晚抢白叶知秋,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,两个当事人听的一愣一愣。

    卢卡斯趁机把门钥匙塞给了陆轻晚,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斜了斜眼睛,“晚晚?”

    陆轻晚堵住她的嘴,笑吟吟挥手,“老王你去忙!”

    卢卡斯的脸……玛德,为了猫儿子!我忍!

    “晚晚!你让我给卢卡斯喂猫?我闲的我?”叶知秋嫌弃的将手插在裤袋里,不接钥匙。

    陆轻晚掀开她的领口,将钥匙丢进去,又拍了拍她的胸口,“球儿啊,你不是说没有男人吗?喏,姐姐给你找个,我觉得卢卡斯不错,个子高,颜值在线,家庭条件你看到了,富豪级别的,虽然不是大老板,但作为绝世集团的牛人,会差钱吗?你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知秋无言以对,“晚晚,我看起来像滞销品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加粗了声音,“嗯,不是像,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咬死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孟西洲瞪大眼睛,活见鬼的表情,“……”

    neil张大了嘴巴,见到复活苏格拉底的表情: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墨安在厨房,炒菜!

    程墨安还……系了围裙!

    不不不,这不是真的,绝对不是真的!

    两人动作一致的揉揉眼睛,程墨安依然在厨房认真的翻炒食物,手臂匀速摇摆,米色的居家服,蓝色的围裙,彻底沦陷成了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居家必备好男人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愣愣对视。

    “neil,请告诉我今天早上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西边吧。”

    “嗷嗷!程二爷,你没事吧?你怎么在厨房?绝世的股价暴跌了?你要破产了?以后准备弃商从厨了?”孟西洲浮夸的跑进去,抱着程墨安的肩膀嗷嗷叫。

    程墨安剑眉微压,往炒锅里面洒了些料酒,继续气定神闲的翻炒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是什么原因让你丢掉了偶像包袱,放下了签字笔,拿起锅铲瓢盆?是什么力量让你甘心脱下西装皮鞋,走进了烟熏火燎的厨房?是什么让你打破了君子远庖厨的信念?是价值观的逆转吗?是厌倦了商战杀伐的冷漠吗?是……”

    真聒噪。

    程墨安拎起炒锅,行云流水的抖了抖里面的菜,色香味俱全的菌菇跟中了魔法似的,在里面翻了翻,“晚晚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晚晚、喜欢、吃……

    孟西洲的手挫败的耷拉下来,思想也从哲学的命题跌落到了俗世,举目望望油烟机,“天哪……谁来收了这个没节操没下限的男人?”

    neil小脸儿泛起红润的萌笑,“爹地,我要帮你什么吗?”

    小家伙蹬蹬蹬跑进厨房,仰头观望做菜都帅出银河系的亲爹。

    程墨安指了指下面的柜子,“帮我拿老抽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neil打开柜子,找到了老抽,手臂举得高高的交给程墨安。

    孟西洲的心脏啪嗒碎了,他悲痛欲绝的抱着胸口,“难受死我算了!老子做饭,儿子打酱油,你们这种人应该被流放到月球!”

    “哇!好香啊!”

    陆轻晚进门就闻到了饭菜香味,屁颠屁颠的跑去看厨房,然后她呆了呆,一大一小两个人,大的做菜,小的送材料,画面美好的像油画。

    又帅又萌又温馨!

    所以,孟西洲欲死不能的表情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程总,不好意思啊,应该我做饭的。”陆轻晚脸都快无处安放了,在人家这里吃喝拉撒,没有任何贡献,还给人家添麻烦。

    程墨安熄了火,将最后一道红烧带鱼放入餐盘,“我们之间,不需要分那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呃?

    她应该说点什么反驳一下吗?

    孟西洲咬牙切齿的翻白眼儿,“不就是做个饭吗?了不得了?”

    陆轻晚照着他的腿肚子踢了一脚,“你行你上,不行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当然行!一会儿吃给你看!”

    餐桌上。

    程墨安给neil夹菜,给陆轻晚夹菜,“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,真好吃!你做菜比五星级大厨还厉害呢!你加了什么材料啊?”陆轻晚爱死了他做的鱼。

    neil咽下嘴巴里的食物,认真的回答,“加了我爹地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没有任何防备,被neil的回答呛的狂咳嗽,陆轻晚已经找不到除了吃以外的方式表达心情。

    程墨安的大手抚了抚她的后背,把盛好的汤送到她嘴边,“慢慢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咕嘟咕嘟喝完了半碗汤,“真好喝,这是什么鱼汤?”

    程墨安刚说完没人抢,一盘红烧带鱼已经被孟西洲清扫干净,他只好把茭白牛肉拿过来,“鳜鱼,淡水鱼熬汤营养更好,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啊!我特别喜欢吃徽菜的臭鳜鱼!”

    “嗝……”孟西洲拍拍肚子,“娘子,你口味真重!”

    neil大概没听懂他的意思,直接抢了话,“我爹地二百斤!”

    噗!!!

    陆轻晚喷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哭笑不得的摸摸儿子,嗯,不错,爹地会更疼你,但爹地还没那么重。

    孟西洲一边埋头吃,一边嚎叫,“老天爷啊,赐给我一个儿子吧!”

    饭后,碗碟全部放入洗碗机。

    neil拉着孟西洲研究天文学,程墨安去书房看文件。

    而陆轻晚寻思着怎么让程墨安给她写一副字……

    洗完澡,换一身连体的半袖裙子睡衣,陆轻晚敲响了书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正在低头看文件,灯光照亮了他的侧颜,暖色系的光线下,他的棱角分明的脸部被柔化了许多,沐浴着淡淡的橘黄,犹如批阅奏折的君王。

    随便一个角度都可以当做海报,好……想……扑过去!

    “程总,我没打扰你工作吧?”

    程墨安抬头,看到水蓝色睡裙的陆轻晚,呼吸微窒,眼睛蔓延出君临天下的温和,“不打扰,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搓搓手指头,“那个……我想让你帮我个忙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搁下签字笔,合上文件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纠结了一下,“你可以给我写一副字吗?不需要很多字,不知道你……方便不方便?”

    国王倾了倾上半身,“方便倒是方便,不过晚晚,你知道我的一幅字是什么价位吗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