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314章 家里不留宿男人

第314章 家里不留宿男人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叮!

    陆轻晚的双脚被人定死在浴室门前,浑身上下的毛孔因为震撼和惊慌而迅速收缩,鸡皮疙瘩哗啦啦洒一地。

    程墨安!他怎么还在?

    颈窝里的男人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反而更温柔又用力的黏着她,“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怎么听起来好像等着老公回来的寂寞女人?

    心池的谁被他撩动,于夜色中绽放出绚丽妩媚,搁在把手上的指尖,仿佛触到了火焰,人也跟着激灵灵颤抖一下。

    陆轻晚那点可怜的理智,被程墨安匀散在夜色中的声音彻底击垮,想爆发的脾气半点都发布出来,本能的咽了咽口水,“我……不是跟你说了吗,我要工作,现在都一点了,你不会一直在等我吧??”

    担心吵醒neil,陆轻晚把声音压的很低很低,恰是低了八度的音调,落在程墨安的耳朵里格外诱惑,他长腿往前挪移,抵住了她的腿,“顺便做了点别的,主要还是等你回来,累吗?”

    啊啊啊!程墨安不要这么温柔,不要把声音搞得这么暧昧,会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!

    陆轻晚强行拍死脑袋里冒出来的某些画面,咧嘴傻笑,“程总,你不要这么快进入角色,我的气还没消,ok?”

    程墨安把陆轻晚当成了随时会飞走的鸟儿,紧抱在怀里,“我留下来替你消气,你想怎么出气,我都配合,何况这么晚了,neil还在睡觉,你不舍得吵醒他赶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咯??

    为毛她像个野蛮粗鲁家暴狂?程墨安像个受气小媳妇儿?

    完全不符合谈恋爱的节奏好不好!!!

    好吧,她的确不舍得,她自己起床气很大,深知被人吵醒的感觉灰常不爽,所以坚决不做让neil讨厌的妈咪。

    你妹!

    “扯淡!信你个鬼!”

    程墨安笑了笑,双唇亲吻她的脖子,女孩身上散发出沁人心扉的芬芳,他嗅着嗅着,唇已经来到了她的蝴蝶骨,“你开走了我的车,我怎么回家?我想等车回来,结果等到现在,受害者应该是我吧?嗯?”

    很好啊程墨安,怪不得好心把车给她,原来如此呢!

    “呵呵!钥匙在桌子上,车在楼下车库,右手边第二个,慢走不送。”陆轻晚后背热热的,凉凉的,冰火交融酥痒难忍!!

    程墨安钢牙准确的找到她的骨头,在上面咬了一口,“老婆,深更半夜被赶出门,会不会太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轻晚再一次被程墨安的 撒娇技能折服,这个男人绝对有毒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程先生,这里是合租房,房东是叶知秋小姐,今晚剧组工作结束了,她马上就要回来,不是我不想留你,实在不能留哦,所以麻烦你走吧,我们这张床不算很大,睡两个大人一个孩子还是可以的,至于你,门在那边,慢走不送!”

    下午发了那么大的脾气,把自己上升到了审判官的高度,总不能因为他做了几道菜就原谅吧?再说了,太容易被原谅的男人呢,更容易犯错!

    程墨安大手从她脖子往下,触摸到女孩果露的肩膀,白嫩似初雪的后背柔软细滑,他爱不释手的摸了再摸,“叶知秋今晚不会回来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!不可能的,我们今晚的拍摄很顺利,球儿的任务也全部完成了,所以她绝对会在一个小时内回来,我给你半个小时,赶紧卷铺盖闪人,我们家不留宿男人,嗯哼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陆轻晚也挺纳闷,明明都收工了,卢卡斯怎么突然叫走了球儿?而且她走的很急,只喊了句有点急事。

    听到程墨安在她耳边发出的淡笑,陆轻晚突然全明白了!

    “老狐狸!你故意给卢卡斯搞事情?是你让卢卡斯支开了叶知秋!程墨安,你个老流氓,说你是流氓你居然当上瘾了!混蛋!”

    程墨安拂开她的手,替她打开浴室门,摸到墙壁上的开关,吸顶灯点亮,小丫头的黑色长发瀑布般倾泻在后背,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你妹!!为了赖在我家,你坑蒙拐骗什么损招都用,要不要脸了?”

    浴室内空间狭小,他身材高大,一进去就占据了大半空间,陆轻晚只能靠在他怀里,抬头便看到了盥洗池镜子里,两个交叠的身影,他微微带笑,一双黑眸狡猾无比!

    而她的脸因为炎热而泛红,两张不同尺码的脸,一上一下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程墨安的眼睛透视着她,“晚晚,没想到这个时间的你更可爱,皮肤也更好,要是能天天看到这样的你,要不要脸其实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瞪大的黑眸本想反击一回,结果人家才出招她就萎靡了,完了完了完了,程墨安不分时间地点的撩妹技能,她完全吼不住,“油嘴滑舌!谁听你!赶紧给我起开,本姑娘要洗澡,至于你,不想走也可以,睡沙发,还有,不许踏入卧室半步!”

    终于,程墨安被赶出了卧室,陆轻晚站在花洒下面猛冲凉水。

    想起来程大狐狸说的洗冷水澡,陆轻晚暗戳戳的脸红了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陆轻晚裹着浴巾出来,客厅的灯暗着,卧室的灯也暗着,浴室的灯顶光线熹微,陆轻晚探探脑袋,“咦?真走了?”

    发现他不在家里,她心里莫名有点空,他在时,那个位置满满当当的,他一走,连空气都变得稀薄。

    想起某个电影中的台词,我本可以习惯黑暗,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。

    她自嘲的笑,“你也有今天啊陆轻晚!你已经无药可救了陆轻晚!”

    折身回到浴室,吹干头发,把贴身衣服洗好,走去外面晾晒。

    露台上一个红色的光点忽明忽暗,男人黑色的轮廓掩映在星辰之下,他面对着湖的方向,留给她寂寞又帅气的侧影,那一瞬间,陆轻晚空荡的心脏瞬间被注满!

    他竟然没走!

    他竟然还在!

    陆轻晚把衣物搭在晾衣架上,踩着猫步悄悄走去他身后,隔着他的肩膀,湖对岸的灯海绚烂辉煌,黑黢黢的湖面倒影出摇曳的光圈,但这座城市的奢靡繁华,远不及他一个回头。

    真是没骨气……

    心里这么吐槽着,陆轻晚的手臂已经圈住了男人的腰,“喂!我还以为你挺有骨气呢,原来程墨安不过如此嘛!”

    程墨安摁灭了烟蒂,淡淡的烟草味道从他唇边散开,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,滚烫的掌心贴着她的后背往前压迫,逼近他的胸膛,女孩胸口裹着浴巾,肌肤全部露在外面,和他的浴袍无缝对接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