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299章 我要做亲子鉴定

第299章 我要做亲子鉴定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孟敖想插一句,但是被儿子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另外,爸你大刀阔斧的下架绝世影业的电影,不顾咱们两家几十年的交情,跟你看着长大的晚辈打贸易战,你脸不红?行。你是老油条,你不脸红,但是我脸红!我特么输了感情已经很丢人了,你厉害,还让我输了风度!输了品德!我特么现在都不好意思跟程墨安联系!我觉得丢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孟敖目瞪口呆,刚才想说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丢人?儿子说他丢人?

    他为了替儿子出气,不惜跟绝世影业对着干,目前为止,天虹已经损失了八个多亿,昨天晚上股市收盘下跌了三个点,他所做的一切,就是想让儿子心里好受点。

    没想到,怎么都没想到,臭小子说他丢人!

    “啪嗒!”孟敖也气呼呼的撂下了筷子,“孟西洲,我是你老子!我不能看着儿子受气!陆轻晚选择程墨安,谁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比你有钱?”

    孟西洲瞪眼,有种想重新投胎选爹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因为程墨安背后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?他小子打小就聪明,心眼儿多的吓死人,为了得到晚晚那傻丫头,你能肯定他没玩儿阴的?”孟敖也怒了,臭小子居然不理解他的所作所为,简直气死人!!

    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”孟西洲不愿意跟亲爹辩解,他整天跟老油条们斗法,现在不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。

    孟敖气的嘴唇一哆嗦,“你个死孩子,我还不是想让你重新得到晚晚,你心里喜欢她,爱她,当爹的帮自己的儿子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或许认识到自己的做法的确激怒了儿子,踩了儿子的底线,孟敖梗着脖子努力找平衡点,“退一万步说,就算……就算我方法不对,但我的出发点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被爹气的没词儿了,果然是纵横战场多年的老将,自己做的不对,还有理了。

    “对,你都对,你都好,我不好,行吧,从今天开始,我去医院住,咱们俩谁也别见谁,自己过自己的,你的三观我不敢苟同,也不强求你认可我。反正我已经没脸见墨安了,好兄弟没了,也不差再少个爹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一番狠话说的倍儿顺溜,字字都掐着孟敖的七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孟敖想了想,不依不饶的耍赖,“好,你去医院,我也去!现在我就给你们院长打电话,让他给我安排个床位,我要住到老死!反正儿子在哪儿,我家就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孟敖还真的拿出手机,当着孟西洲的面儿,拨通了华夏院长的号码,对方接电话很快。

    “陈院长啊,是我,孟敖,我最近……”

    嗖地,孟西洲夺走了他的电话,两眼喷火的怒视亲爹,对电话里头的人道,“陈院长,我是孟西洲,我爸喝多了,你别当真……嗯,我知道,他还没老年痴呆,行……医院见。”

    孟敖不吃不喝了,干巴巴坐着,双手环臂,孩子似的噘嘴,“怎么?医院成你开的了?你爹我身体不好,心脏难受,不让我住院治疗?”

    孟西洲把手机隔着很长的距离丢到沙发上,万幸的是没掉地上,“爸,你多大的人了!这种幼稚的把戏还玩儿!”

    “五十四!”

    孟敖回答的字正腔圆。

    摊上这么个爹,孟西洲真要气死了!

    “我还以你四岁呢!”

    “我就四岁,连自己的儿子都不听我的话,还不要我了,我还不如四岁的孩子!”孟敖苦哈哈的耷拉下嘴角,生无可恋的撒娇。

    孟西洲真是气到没脾气了,咳了咳道,“你马上结束对绝世影业的攻击,咱们还是父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有点难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那小子大张旗鼓购买国外电影救市,还爆出辉煌艺人的天价片酬,让舆论压力一股脑涌上了对手,绝世影业下跌的股价,一夜之间全部恢复,还一下子涨停板。

    让他现在跟绝世握手言和,这不是让他自己打脸吗?

    孟敖拉不下脸。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丢人了?”孟西洲哼了哼,对亲爹狂翻眼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孟敖死也不承认!

    孟西洲的电话响了,针锋相对的两人,目光全看向了桌角亮闪闪的屏幕。

    能让两人都纳闷的是,来电显示竟然是程墨安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?他来电话了,接吧,说句对不起,态度诚恳点。”孟西洲把手机给孟敖。

    孟敖咋咋舌,“我不接,墨安这小子睚眦必报,他对我肯定没啥好气。”

    “有胆子做,没胆子承认,这才是最大的丢人。”孟西洲把电话丢给父亲,和他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孟敖瞪眼,再瞪眼,拳头攥紧,放下,再攥,“你……这是在逼你亲爹,让我老脸往哪儿放?”

    孟西洲抄起手机,给自己做了一道心理防线,这才接听,“大早上的,有事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冷淡的一个字,沙哑低沉的好像声带被撕裂了。

    孟西洲不敢相信那边是程墨安,又看了眼手机备注,“程大爷?你喝毒药了?嗓子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抽了大半夜的烟,嗓子能好才怪。

    “你们医院做亲子鉴定,最快多久?”程墨安喝了一口咖啡润喉,让自己的嗓子不至于太嘶哑。

    孟西洲推开椅子,绕过餐厅走到阳台,“干嘛?你怀疑neil不是你亲生的,想再做一次亲子鉴定?”

    “不,是晚晚和neil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沉默了一会儿,知道这一天迟早回来,但没想到来这么快,他终于还是要说出真相了。

    玛德,心脏为什么突然很疼,谁特么拿着一把锥子狠狠在扎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孟西洲终于逼着自己咽下了愤怒和不甘,没什么感情和温度的道,“哦,一般五到七天,但是你的话,我会让鉴定科加紧,大概一天。”

    那边短暂的停顿了一下,孟西洲的心脏扑通跳快了一拍子,忽然很希望他改变主意,放弃做鉴定,让陆轻晚再晚一点知道结果,晚一点,哪怕再晚一点。

    “哪种鉴定结果最直观?血液?”

    “嗯,血液,但头发也可以,你有样本吗?”

    “头发……”

    程墨安不确定家里能不能找到neil的头发,但晚晚的头发他早就留了几根,“我尽快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她真相?那你……怎么解释当年的事?让她知道的话,她说不定要恨死你。”

    不管陆轻晚会怎么想,反正那个人如若是孟西洲本人,他绝对不会原谅程墨安的人渣行为。

    什么原因都不行!

    “我做好准备了,我犯的错,我必须承担结果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让她委屈难过,也不让她继续以为自己的孩子夭折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他已经确定,晚晚真心爱他,真心爱neil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心里对陆轻晚还有那种割舍不下的情感,孟西洲或许会觉得这会儿他还挺爷们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活该!我祝她看清你的本质,然后跟你分手,你这种人,怎么配拥有她?程墨安你这个混蛋!混蛋!”

    孟西洲痛痛快快把程墨安骂了一顿,后面骂的太难听太大声,所以孟敖也听到了,尤其他那句“程墨安你大爷的你就是个流氓!滚!”

    然后孟敖震惊了,好半天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儿子这么霸气,太给他长脸了!

    “西洲,怎么了?墨安你们吵架了?”孟敖现在才发现,儿子刚才对自己太温柔。

    孟西洲耷拉下脸,把手机塞进裤袋,“爸,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输给程墨安吗?我现在就就可告诉你原因,neil是程墨安和陆轻晚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啪嗒!!

    孟敖手里的水杯跌落在地板上,摔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亦琛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完全陌生的地方,宿醉后他头痛欲裂,按摩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他震撼的发现,他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。

    我了个去!

    光脚走到客厅,看到了已经洗好澡的程墨安,他一手端着一杯牛奶,餐桌上摆放好了煎蛋、三明治和西蓝花,非常简单西式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陆亦琛斜靠门框,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,跟着被电了毛的狮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醒了,洗漱吃早饭。”程墨安指了指卫生间方向。

    “我的衣服呢?”陆亦琛努力没让自己脸红,但已经脸红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程墨安云淡风轻的努努下巴,让他看垃圾桶,“你昨天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亦琛吞吞口水,应该说一声谢谢的,但是他就不说!

    程墨安给他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,上下里外三件套,叠放整齐,“洗完澡换上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拎起最上面的短裤,嫌弃的白了白眼球,“你穿过的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穿过的也行,我给你拿一条。”

    回答程墨安的是陆亦琛粗鲁的关门声。

    程墨安摇摇头不由笑了,其实这孩子,骨子里和晚晚一样,逞强,任性,可爱。

    其实neil好像也是这样的脾气,外甥像舅舅,程墨安现在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餐桌旁的手机此时响了。

    程墨安拿起来,“白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墨安,你在家吗?”白若夕温温柔柔的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程墨安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帮我开一下电梯门吧?我在你楼下呢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