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298章 我姐姐生过一个孩子

第298章 我姐姐生过一个孩子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小琛,我问你几个问题。”程墨安搁下酒杯,深邃的眼睛审视少年。

    陆亦琛没好气的哼,“问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现在告诉你,我愿意为了你姐放弃一切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您?千亿身家,富可敌国,让你这种金字塔顶尖的男人为了一个女孩子放弃一切,呵!你骗谁?”陆亦琛回答的又快又狠,完全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程墨安沉了沉下颌,死于在预料中,“那么,我说我爱你姐胜过了自己的生命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程墨安你说话能靠谱一点吗?这个世界上,除了自己的父母没人能爱谁超过生命,我当然不信!”

    越是有钱人,于是惜命,恨不能颠覆时间和世界,让自己多活几年。

    程墨安无声的笑了笑,倒映在酒杯中的眼睛睿智而锋利,“既然你都不信,那我刚才的问题我无论怎么回答,你都不会满意,所以小琛,我对你姐有多爱,或许我愿意为她做到什么程度,不要听我怎么说,看我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陆亦琛酒杯在唇边,辛辣的酒精在口腔慢慢的弥散,舌尖微涩,他撩起一道眉毛,“程墨安,你了解我姐吗?”

    “她的过去,我差不多都知道,但她不愿意说的,我暂时还不了解,大概以后会更深入一些,或许你可以帮我更快了解她。”程墨安矜贵的笑道,极绅士的碰杯,有点讨好未来小舅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陆亦琛不情愿的对饮一口,“这个要看你怎么做了!做的好,我可以帮你,做的不好,我会拆散你们,我有自信,我姐会在咱们之前选择我。”

    一杯酒下肚,陆亦琛说话比开始有底气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我信,你么在机场上了你的车,放了我这个男朋友的鸽子,足够让我人情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,我很羡慕你。”

    在晚晚的世界,亲情或许比爱情的分量更重,程墨安又欣慰又无奈,今天看来,他想和晚晚修成正果,小舅子是一道不得不征服的防火线。

    陆亦琛压根不买账,依然傲娇的板着脸,“程墨安,我姐说你有个儿子,像我姐这么好的女孩,嫁给你就当后妈,你觉得自己哪儿配?”

    哎哎哎!老姐啊,为了掩饰我大外甥女,我也是很拼了。程墨安这家伙实在太完美,儿子是他唯一的软肋,只能从孩子下手,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程墨安很诚恳的接受了他的挑衅,但立场更为坚定道,“你姐很喜欢neil,并且他们两个人已经达成了共识,背着我互相以妈咪和儿子称呼,我养了五年多的儿子,被你姐抢走了,你难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陆亦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姐!!!你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!居然上赶着当人家的后妈,连婆家大门都没进去过,竟然让他儿子叫妈咪!!!

    丧心病狂!

    冷静,他要冷静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姐喜欢孩子……”陆亦琛嘀咕嘀咕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说?”

    程墨安阅人无数,再老辣深沉的对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,何况涉世未深的孩子,陆亦琛每一次欲言又止,每一次转移话题,都在隐瞒什么。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陆亦琛扬起脖子灌下满杯鸡尾酒,视线里的程墨安已经出现了重影,他用力揉揉额头,哐当把酒杯放下,“程墨安,我跟你说,我姐之所以这么喜欢孩子,是因为……我姐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程墨安凝神等待着他的话,他即将说出的一切,将会引发什么结果,或许这个喝醉的少年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陆亦琛醉了,东倒西歪的越过桌子拽紧程墨安的领带,桌子上的酒杯哗啦哗啦被推倒,没喝完的酒水淋到皮鞋上,他迷离着双眼,近乎梦呓,“程墨安,我姐其实,生过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程墨安幽邃的瞳孔,被他的刺痛着,他纹丝不动的承受了陆亦琛的发飙,领带被他勒紧,几乎要屏息他的气管。

    说完,陆亦琛颓然倒退回椅子上,苦笑的望着程墨安。

    程墨安松了松领带,缓冲好一会儿才把呼吸调整好,“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自己的孩子,她一眼都没见过,就不在了……”陆亦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他醉了,可某些念头却越发的清醒,伤心被放大,绝望也被放大,所有想要遗忘和忽略的东西,疯狂肆虐!

    不在了?

    程墨安赫然眯起了深眸,冷静的面孔卷起了万丈巨浪!

    他说的不在了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陆亦琛呢喃,“六年前,我姐意外怀孕,她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……”断断续续的,少年继续说,“外公和舅舅说她丢人现眼,说她不配留在家里……”陆亦琛颤抖着手,覆盖了自己的眼睛,掌心慢慢被泪水打湿。

    “她只有十八岁,十八岁你知道吗?为了留住孩子,她什么都没带,一个人去了美国……”

    他醉的厉害,好几次说的话都在重复,用词也渐渐的不严谨,“我特么想杀人!”、“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!”“那个混蛋是谁!是谁!”

    一拳接着一拳,陆亦琛像一只发了疯的野兽,把程墨安的胸口当成沙袋攻击,“他毁了我姐的人生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!”

    陆亦琛打的累了,昏昏沉沉的,脚底下没有着力点,膝盖一软险些坐地上。

    程墨安撑住他的手臂,让他靠自己的肩膀。

    爵士乐还在继续,程墨安的眉心已经拧成了一个死结,陆亦琛还靠在他肩头毫无章法的乱说着醉话,但全世界的声音好像忽然在他耳边按了静音。

    除了陆亦琛刚才断断续续的倾诉。

    我姐被赶出家门……

    外公要跟我姐断绝关系……舅舅趁机夺走了我们的一切……我姐很喜欢孩子……可是没有了,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我恨他!我绝对不原谅!就算我姐原谅,我也不!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代价司机把程墨安和陆亦琛送到帝景豪庭。

    程墨安搀扶陆亦琛躺下,帮他脱掉皮鞋和外套,静静的站在窗前,低头看着他年轻俊秀的脸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,程墨安附身,帮他整理好被子,低声道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夜已经过半,落地窗外的月亮往西方倾斜,程墨安独自站在窗前,一根接着一根抽烟。

    没有开灯的房间,只有他手指夹着的香烟有一点点火光,随着他抽吸的力度而变亮或者转暗。

    “程墨安,你知道她多不容易吗?一个人在美国……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能保证会永远爱她吗?你要是不能,就不要招惹她。”

    “程墨安,你能接受这样的女人吗?她生过孩子,她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,你敢欺负他,我跟你拼命!你听着,我一定……你敢让她哭,我让你……”

    脑海中,少年的声音悲伤愤怒,夹杂了太多沉重的责任。

    程墨安狠抽了几口烟,直到东方露出了鱼肚白,他几乎没换做姿势。

    烟灰缸堆满了或长或短的烟蒂,程墨安摁灭了最后一个,长指压下眉心。

    手表的指针指向早晨六点钟,程墨安转身走去浴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孟敖的再一次冷战已经持续了七天。

    孟西洲下楼吃早饭,看到父亲已经坐在餐桌旁等着了,他黑着脸一言不发的坐过去,好像一个行走的木偶,自顾自拿筷子,吃饭。

    孟敖终于还是扛不住了,主动给儿子加了一块肉,讨好的笑吟吟道,“西洲啊,吃肉,多吃点,最近你总是值夜班,累坏了吧?吃点好的补一补。”

    孟西洲连眼睛都没抬,只扒自己眼前的青菜,就着白粥呼噜呼噜狂吃。

    “西洲啊,你总不能永远不搭理我吧?爸爸其实做错什么了吗?”孟敖坚持把肉放进了儿子碗里,也不管他吃不吃,继续笑着道,“商场就是战场,竞争是常有的事,这是最起码的市场经济规律,你总不能让你老爸被动挨打吧?”

    孟西洲冷冷瞥了一眼肉,还是没动。

    “西洲,你对爸爸的做法哪里不满啊?爸爸可以适当的调整一下。”儿子是最亲的人,是孟敖的心头肉,被儿子冷落忽视,比公司赔几个亿还让他心疼。

    “啪!”孟西洲撂下饭碗,阴沉着脸冷笑道,“孟总,孟老板,生意上的事,你随便折腾,我不管,我也不想管,你让我安生吃顿饭行吗!”

    在孟敖愣怔的时候,孟西洲捡起饭碗,继续狼吞虎咽,菜有没有咀嚼碎都不一定。

    孟敖满脸的笑,终于听到儿子说话了,骂他也行啊,儿子说话就好!

    “呵呵呵,西洲,你心里还是不肯原谅爸爸,但是吃饭不能带着气啊,你是医生,知道生气吃饭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有完没完了!

    孟西洲终于忍不了了!

    以前他生气,不说话,父亲都选择沉默,今天话真多!

    “对!不原谅!商业竞争?爸,你因为我在医院拿手术刀,就不知道所谓的市场经济了?!你知道墨安是陆轻晚的男朋友之后,突然对绝世影业发起攻击,还联合狗屁的辉煌影业一起!”

    越说越气,孟西洲放下饭碗和筷子,滔滔不绝,“我和墨安都喜欢陆轻晚,选择权在陆轻晚手上,她没选我,是我不如墨安,是我输了!这是感情的事!跟程墨安的生意有什么关系?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