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283章 程墨安是船长,不外借

第283章 程墨安是船长,不外借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最近新闻太多了,也没什么稀罕吧?呃……什么鬼?”

    微博上的照片,正面是灰常清楚的容睿, 而且这家伙睡袍松松散散,一副睡美男好扑倒的样子,狭长的凤目邪魅妖娆,经过摄影师的技术处理,国民男神此刻脸上温柔的能挤出蜂蜜,尤其是他宠溺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卧槽!妥妥热恋中。

    以上,都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重点是,睡美男身前长发披肩的女孩子,不知道她在干什么,一只手拎着啤酒瓶,一只手作死的推向了容睿半裸的胸膛,两人的姿势要多暧昧就多暧昧,要多撩人又多撩人。

    该死的是,那长发垂落在肩膀、和容睿成了最萌身高差、且能够脑补出撒娇卖萌求关爱表情的女孩子,就是昨天晚上冲上楼找他算账的陆轻晚。

    凌晨一点多,衣衫不整的女孩子主动推开了衣衫不整的男人的酒店房间,两人还上演了一出“亟不可待”在门口调情的戏码,对方是处在娱乐圈最风头浪尖的容睿!

    第二张照片更让人遐想无限!

    阴影中的女孩好像在捂着嘴巴打哈欠,而身后光线明亮的位置,容睿身上只有一条平角裤!!!

    容睿眼神眷恋、依依不舍的送别了女孩,女孩慵懒无力的小身影好像刚刚被狠狠蹂躏了一番,肩膀倾斜连路都走不稳。

    这种照片一旦流出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两人在几十分钟内火速开炮,酒店房间发生了激烈的“不可描述”。

    两张照片都有时间标记,具体到了秒!

    什么话都不用说,陆轻晚一瞬间全明白了。容睿拉着她聊天喝酒道歉闲扯淡,都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魂淡!!

    想解释两人是纯洁的友情,打死也没谁相信!

    怪不得张绍刚他们用那种眼神看自己,怪不得刚才邵雨晗的神色如此落寞,也难怪叶知秋张牙舞爪想撬开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是一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虚弱的扶了扶自己的脑袋,歪头“倒”里面进的水,然后咬牙切齿!

    叶知秋手臂上挂着包包,艰难的举起来摸了摸陆轻晚的脑袋,报以同情,“妹砸,咱能不能长点心呢?容睿就是故意的,他知道你利用他给绍雨晗刷人气,人家不想当冤大头,连夜飞来美国找你算账,你倒好,巴巴的跑到人家房间送绯闻。”

    被老姐妹一通贬低没脑子,陆轻晚简直欲哭无泪,“姐姐啊,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?容睿这家伙……算了不解释了,反正老娘这次被利用了一把,你们先走,我去找他算账!”

    揪!

    叶知秋在她转身时拉住了她的领子,“飞机两个小时后起飞,你现在去找他算什么账?而且,他既然有备而来,难道算不出你事后会再去?”

    陆轻晚想利用容睿,反而被他倒打一耙,郁闷的想杀人放火抢银行,好在她还有理智,“容睿这货胆子长肥了,没想到在节骨眼跟我玩儿套路!”

    和容睿认识已经有两年多,最初他只是个长相好看的小鲜肉,有点雅痞,有点不正经,有点让少女尖叫的妖娆,陆轻晚觉得他人还不错,便和他建立了塑料花般的友谊。

    后来发生了很多不可逆转的意外,两人的关系时远时近,容睿人气暴涨之后,陆轻晚自动的跟他保持了距离,若不是为了《倾听》,她或许不会主动联系他。

    其实陆轻晚也明白,容睿肯接拍倾听,无非是因为他喜欢她。

    喜欢这个词汇,在利益面前有时候真特么脆弱,不是塑料花,而是玻璃渣。

    容睿临时罢演,碾压她的艺人,她反手借用容睿的人气,容睿又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凡此种种让陆轻晚明白了丘吉尔的那句话: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    或许,世界上也很难有永远的朋友。

    陆轻晚许久没说话,叶知秋怀疑她被连日来的剧情反转给搞傻了,“晚晚,想什么呢?打算炸了酒店?”

    “容睿这家伙,看来真的很想睡了老娘。”陆轻晚摇头摆脱了所有的回忆,被容睿昨晚那句话提醒到了。

    捋顺陆轻晚和容睿从前的那点破事,叶知秋对此不做反驳,“昂,而且不止想睡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球儿,容睿是不是因爱生恨弃疗了?”

    陆轻晚受到了来自追求者的重创,有些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“容睿还在酒店,别再被记者拍到你们同框了,走了走了,天大的事儿,不是还有你男朋友吗?”叶知秋故意使坏,冲陆轻晚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!被他看到我和容睿……嗷嗷嗷!球儿,你给我买份意外保险吧,金额最大的那种!”

    程墨安最近因为公司的变动已经很忙了,再被他看到自己女朋友跟男明星深夜约会,她不敢想象后果。

    嗯……陆轻晚觉得,在飞机上挑战一下高空飞行其实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没钱!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!是不是闺蜜?”

    “二十四小时内,不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轻晚和剧组成员搭乘同一个航班,张绍刚田野他们几个人坐头等舱,陆轻晚和一帮演职人员都是经济舱。

    头等舱的客人优先登机,陆轻晚要确保大家平安登机,所以走在队伍的最后面。

    经过头等舱靠走道的第二排,陆轻晚的手腕突然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低头看到了一身黑衣、戴着黑色棒球帽、黑色墨镜的容睿。

    陆轻晚咯吱咯吱磨后牙槽,从齿缝里骂了句,“放开老娘!”

    容睿墨镜下面的刀削薄唇荡漾开微笑,惬意的叠放长腿,戴着定制男士手链的手,和陆轻晚的手乍一看握的很亲昵,“陆轻晚,你也太没良心了吧?因为你,我又上了今天的热搜榜,被记者电话搞的很累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余光看了看坐在旁边假装失明的张绍刚和田野他们,压低声音咬牙道,“怎么不搞死你!”

    容睿将墨镜拉低一些,露出了狭长又妖治的凤目,“我希望被你搞死,今晚来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发誓,若不是碍于身边都是熟人,她一定会赐给容睿断子绝孙腿,然后拧断他的脖子,考虑到飞机场有太多眼睛,她只好硬生生忍下,“好啊,等飞机落地,咱们看看谁搞死谁。”

    聂冰和齐晏装作没看到,但两人都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田野戴着墨镜,不知道他的眼睛看着什么位置,但陆轻晚脊背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完蛋,好不容易刷新的形象,彻底被容睿毁掉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梦说别停留等待,就让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了。

    陆轻晚嘘了嘘气,不管谁打来的电话,她这会儿对那头的人充满了感激,总算可以结束胸闷的尴尬,“我很忙,再见!”

    借接电话的机会,陆轻晚甩开了容睿的手,看都不看屏幕,划开就接,“哈喽!”

    突然这么热情?

    白若夕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陆轻晚,你到底踩了几条船?”

    白若夕的声音?

    怎么,现在路人甲乙丙丁,都可以过问她的私生活了?

    陆轻晚对已经坐好的同事们点头示意打招呼,但大家的眼神实在太难解读。陆轻晚没多想,板着脸不阴不阳的冷笑,“我家有个造船厂,资源很多,取之不尽,白小姐要是孤单寂寞冷,我可以送你一艘。”

    洒满了星光的高档别墅卧房内,白若夕洗完澡,手指绕着湿漉漉的头发,再度扫了眼屏幕上的新闻,“这么说,程墨安也是你众多船只中的一个?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为了程墨安而对她冷嘲热讽呢,好有意思!

    “他呀,是我的船长!不好意思哦白小姐,船长不外借!”

    白若夕拉了拉滑到臂弯上的睡袍,环臂靠着阳台的落地窗,“陆轻晚,你的私生活我不想过问,但既然你是程墨安的女朋友,我希望你自重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笑话了,我和墨安的关系什么时候轮到你指点了?”

    “记住你今天说的话,但愿你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不听她废话,挂断手机,正好走到自己的座位,和叶知秋挨着,他们前面是庄慕南和卢卡斯,后面是杨娅和绍雨晗,这个位置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庄慕南看到陆轻晚过来,灼热的视线一闪,又低头继续看手中的书。

    其实书上写了什么,他一句话也没记住。

    卢卡斯用眼神拷问陆轻晚,对她施展了十八大酷刑!

    庄慕南察觉到卢卡斯的目光,淡淡道,“你好像对陆总有成见?”

    卢卡斯把护颈压在脑后,闭目,“你们陆总的私生活,我没兴趣关注。”

    “陆总的男朋友,是不是程墨安?”庄慕南翻了一页书,问的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他的手指因为克制而攥的很紧。

    卢卡斯在回答和拒绝之间迅速做了权衡,“你好像很在意陆轻晚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空乘提醒乘客关掉电子设备,调整好座椅,飞机马上就要起飞。

    庄慕南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,塞进口袋,“我更在意飞行安全。”

    卢卡斯讳莫如深的看看他,又重新闭上眼睛,“飞行安全,她也安全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安全。

    她跟个跳蚤似的扭来扭去,抓耳挠腮不知道短信该怎么发。

    叶知秋被她拱来拱去闹的很想揍人,“痔疮了?”

    陆轻晚瘪着嘴唇,两眼啪嗒啪嗒眨巴,“球儿……”

    叮咚,短信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备注“。”陆轻晚心里一咯噔!

    妈呀妈呀,兴师问罪呢!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打开短信,陆轻晚巴掌遮眼睛,无名指和中指之间漏了个缝儿。

    “一路平安,落地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看到新闻吗?不该问一下照片吗?难道总裁大人认不出她的背影?

    叮咚。

    小琛:“姐,几点到?我去接你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