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冲浪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甜婚来袭:腹黑老公坏透了 > 第282章 半夜三更的,找死啊!

第282章 半夜三更的,找死啊!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容睿双手倒插于栗色的浓发,赶完通告还没卸妆,整个脸埋在手心里,紧紧闭上眼睛,好一会儿才说,“我亲自找她谈。”

    江燕啪嗒丢开签字笔,“你找她?找她说什么?你觉得她会听你说话?别天真了!”

    容睿抹了把脸,也不管妆容是不是全被他抹成了一团黑灰,“燕姐,至少我有美色,实在不行我用美男计!行了,这件事我去搞定。”

    江燕气的想一脚把他踹到楼下,“美男计?当心反而被她美人计套牢!”

    “也行啊!那样更好!”容睿撩了撩飘逸的刘海,呲咔向后挪开了椅子,潇洒起身,“炒作我跟女二号的绯闻多没意思,要是炒作一下我和陆轻晚,热度不是更爆炸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胡来容睿。”

    容睿这货,平时很听话,但性子一上来,十匹马都拉不住。

    容睿抛了个媚眼,“燕姐,既然要玩儿,咱们就玩儿的更爽更挺快一点,与其被人利用被人家蹭热度,不不如咱们主动出击 。”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不是说他有绯闻女友吗?不是说他的绯闻女友是什么连面儿都没见过的绍雨晗吗!

    那就让你们知道,我的女朋友到底是谁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第二天早上九点要赶飞机回国,剧组吃了个庆功宴,没安排别的娱乐活动,大家早早会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陆轻晚白天累的体力透支,回到房间,四仰八叉躺下,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咚咚!!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哐哐哐!!

    睡的正沉,陆轻晚突然听到楼上地震一样的巨大动作,一个鲤鱼打挺“蹭地”爬起来!

    “卧槽!纽约居然还有地震?!”

    这么一吓,困成狗的陆轻晚彻底清醒了,跳下床,按照地震紧急自救方法站到了空旷的地方,冷静几秒钟,发现并没有地震的迹象。

    特么!

    陆轻晚挠挠头,继续躺回去。

    屁股刚挨到床,楼上又传来了“哐哐哐”、“砰砰砰”拆迁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!大半夜抽什么风!”

    陆轻晚顺手捞起客厅的空啤酒瓶,冲出门直奔楼上。

    睡的正好被人吵醒,陆轻晚的起床气威力比定时炸弹还猛。

    “哐哐!”

    陆轻晚连门铃都没按,连踹了两下门板。

    吱嘎,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了。

    探出了一颗栗色的脑袋,睡意迷糊的打着哈欠,声音跟梦游似的,“谁啊?”

    中国人?

    陆轻晚踢了踢拖鞋,“哥们,大晚上不睡觉,拆房子啊?哥们你哪个拆迁队的?有施工许可证吗?!”

    容睿将门打开的更大一点,清瘦颀长的身板挡在门缝中间,一手捂着嘴巴打哈欠,一手撑着门楣,松松散散的睡袍滑落到了锁骨下面,他一抬手,真丝睡袍的带子更松,露出了大片的健康腹肌。

    “陆轻晚?”

    在他喊自己名字的同时,陆轻晚也看清楚了眼前遭天杀的肇事者,火气轰隆炸了,“呵呵,我当时谁呢,原来是容大帅哥,你可别跟我说真巧,我特么不相信纽约这么大,你刚巧和我住同一家酒店,还特么恰好住我楼上!”

    容睿耸了一下肩膀,这么一来,睡袍彻底滑了下来,大片大片的肉色赤露敞开,“我没说巧,相反,我觉觉得一点也不巧,为了追星,我很努力啊!找八卦记者买了消息,终于被我发现原来咱们的大制片人住在这么个廉价的酒店。”

    他遗憾的捏捏眉毛,“不过可惜,我还没见到我传说中的女朋友,方便告诉我,她在哪个房间吗?”

    陆轻晚咬咬牙,腹骂,混蛋!知道是她搞的新闻,还找上门了,真拼!

    了解到这一点,陆轻晚淡定了,“呦呵,二十四孝好男人啊!要不要我给你发个新闻稿,让全世界都见证一下容睿先生跨越半个地球夜访女友?”

    容睿懒洋洋的将撑门楣的手臂放下,揽住了陆轻晚的肩头,他倾斜上半身,紧致有型的腹肌折叠,大手在后面撩动陆轻晚的长发,“好啊,提升知名度,塑造好男人形象,我很乐意。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陆轻晚暴力的扯开他的手臂,抡起啤酒瓶要揍人,“我不管你来这里什么目的,你丫给我好好……啊!”

    狠话还没发完,陆轻晚的杨柳细腰突然被容睿强势的搂进了胸膛!

    他的怀抱来势突然又凶悍,她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,下巴再惯性作用下撞到了他的胸口,疼的她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等到她回过神来,耳边“嘭”一声震天响,门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

    陆轻晚手脚并用在容睿怀里拍打,该死的是,容睿常年健身,肌肉块跟石头一样结实,自己的拳头咯的生疼,他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玛德!

    等她锤的差不多了,容睿狭长的眼眸流露出挑衅和撩动,“陆轻晚,你发脾气的时候,真像一只可爱的小野猫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咬咬牙,仰头看着他的妖孽美颜,她必须承认,容睿长了一张很容易让人沉迷的脸,坏坏的笑容,痞气的张力,还有不经历露出的深情目光……每一种元素都足够让女性尖叫发疯。

    可惜,陆轻晚见过程墨安,对容睿这种人免疫了。

    陆轻晚挪移脚,脸上笑靥如花,“小野猫啊?那多没意思啊,起码应该是狐狸吧?或者是母老虎,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嗷!!”

    去死吧三个字,跟陆轻晚跺脚的动作同步,她攥足了全身的力气,脚后跟踩容睿的脚背,瞄准目标后,用力碾压!

    容睿疼的抱着腿嗷嗷叫,单脚跳到沙发上,痛不欲生的控诉,“陆轻晚!你个暴力狂!”

    陆轻晚转了转手中的啤酒瓶,抬起一只脚踏茶几上,大姐大似的附身看他受挫的脸,“我说什么来着,千小野猫不适合老娘。”

    容睿吃瘪,心里窝着一团燥火。

    他本想发泄,可当他看到陆轻晚从上而下靠近他的娇俏面孔,心脏忽地停跳一拍。

    客厅的水晶吊灯摇曳着细碎斑斓的光斑,印的她眼眸影影幢幢,他的脸倒影在她眼睛里,如同跳入了清澈的湖水。

    她因生气而瞪大的瞳仁,是让他无法逃离的万丈深海。

    容睿的手不知不觉,情不自禁环上了她的腰肢,近乎呓语道,“陆轻晚,你是不是妖精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轻晚被他问的楞了神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的问题多操蛋,而是他的语气和眼神……尼玛妥妥的告白节奏啊!

    触电般的反应,陆轻晚甩开了容睿,“老娘是天山童姥!”

    被她撞开,容睿依然沉迷在刚刚的惊艳中,许久才恢复了正常的脸色,“你是李莫愁吧!”

    “甭管我是谁,你丫再搞拆迁,我拆了你的骨头!”

    容睿歪靠沙发,故意袒露胸口肌肉,“上次我没接拍《倾听》,的确是受了伤,但我恢复的时间不长,很抱歉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不可置信,探究的绕着他左右看,“哟,我没听错吧,你在跟我道歉?”

    “嗯,以后有机会,我们可以继续合作。另外,我和庄慕南之间的口水仗,也是我的错,我应该早点站出来澄清。”容睿倒了两杯酒,一杯给陆轻晚,“但是你棋高一招,居然翻过来说是两个剧组互相炒作,行,你行,我服气,来,喝一个!”

    陆轻晚不接他的酒杯,“拉倒吧!我信你我就是天地第一号笨蛋,有这么好的演技,怎么不用在电影里呢?别再被人家骂靠脸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不理会她的嘲讽,容睿顾自将酒一饮而尽,“原不原谅是你的事,我已经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陆轻晚总觉得今天的容睿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儿,“容睿,你心里憋着什么坏点子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睡你,算吗?”

    容睿彻底扯开睡袍,身上只有一条紧身的四角裤,平面模特的好身材完美到喷鼻血。

    他想睡她,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陆轻晚拿起被他抛弃的睡袍,丢给他,“算啊,但是我不想睡你,不过呢,我家缺个看门的,管吃管住管找对方,要不?”

    容睿滚了滚喉结,阴柔与邪魅各占一半的脸上,微微一笑,“你骂我是狗?”

    陆轻晚拍了拍手,准备撤离,“对啊!一条随时随地发情的公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,陆轻晚匆匆打包行李,拉着行李箱去酒店大厅跟剧组人员汇合。

    一出门,发现大家的脸色都很异常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看到复活的恐龙还是看到僵尸叔叔啊?”陆轻晚退还了房卡,回头跟大家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叶知秋仰头看看天花板,好像忘了怎么说话,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绍雨晗抿着嘴巴,耷拉下头,然后转身跟着剧务人员去了外面。

    张绍刚出门点了一支烟,没说话。

    陆轻晚看大家都在演默片电影,更抓瞎了,“球儿,怎么回事?大家都不舍得离开美国吗?怎么搞得真生离死别一样?”

    叶知秋深深吸了吸气,“晚晚,你……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陆轻晚莫名其妙,“到底怎么了?说话就说话,中间不要插播广告行吗?”

    叶知秋翻了个大白眼儿,“喏,你自己看吧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